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我是天界帝尊,地位崇高,受尽宠爱。明面上,天尊属意我未来天尊之位,实则,他同我说过,这不过是在考验太子清笙。太子与我不是一母所生。天尊与我的母妃青梅竹马,他却娶了声名显赫的莫忘一族的公主,也就是太子的母妃。

    新欢在枕,旧爱难忘。他终是又去找了母亲。情到深处难自禁,后来就有了我。天界向来只会有一位天妃,后来的,处在黑暗里的自然见不得光。我在太子之后出生。母妃因为不得所爱,思念成疾,郁郁而终。她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仙人,自然没什么能倚靠的家世。之后,他不忍我在外流落,漂离受苦,还是把我接回了天宫。名义上,我是天妃次子。

    天妃对我,自是没有太子好。动辄言语相刺,这些,他也是知道的。他也知我在天宫不好受,自知亏欠于人,便待我比太子亲厚,专门为我在幻冥山这个天界绝佳圣地建了“帝尊府”,让我远离天宫的排挤。

    我从小脾性便差,或许是因为母亲早逝,没有享受过亲人之乐。我很喜欢桃花,不是因为它妖艳芬芳,却因它带着几丝暖意,方能弥补内心空缺。

    仔细想想,若不是有这些桃花,也不会遇到她。

    还记得初次见她,是在醉雨楼的桃林内。那时我正在抚琴,一只小小的紫色蝴蝶忽而翩翩飞来,绕在我的周围。万物有灵,或许,以后,她也会成为一位仙人。当时我只是简单地认为,她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蝴蝶。

    几万年过去了,它一直陪在我身边,时常围绕在我周围,像是一个真实存在,有着灵智的人一样。每当我抚琴时,它总会在我身旁飞来飞去,似是极欢乐。或是在我看书睡觉时,也会调皮地陪在我身边,扇着翅膀望着我。那真是一种再是奇妙不过的感觉,我竟是以为,它能懂我的一切。

    不喜和悲伤,孤独和落寞,它都懂。渐渐地,我也习惯了它在我身边。有时它因出去迷路,或是在哪里躺着浅眠,忘记来找我,我都会一直心神不宁。渐渐地,我觉得,对它,有了不一样的感觉。我们相伴了十万年,我早已习惯了它在我身旁陪着我。

    有一日,我正在林中抚琴,正想着它去了哪里时,从天而降一个额印梅花的女子,姿色蛊人心魄,容颜倾城无双。我心里像是被砸了一下,既惊喜又惊吓。惊喜的是,我们似曾相识。惊吓的是,这里怎么会出现这个女子?一身紫衣神秘莫测,裸着脚,渐渐地落在地上,身姿妖娆妩媚,又并有九分天真。我手中的琴弦猛地顿住,却又不自觉地续了起来。她忽然对我一笑,惊艳了我几十万年的心神。我的心猛跳起来,怎么也镇静不下来。

    随着琴声起,她竟然附和着舞起来。空气里徐徐多了几丝香气,片片花瓣从桃树上浮下,朝她身旁围去。我的心脏似是骤停,又砰砰地跳动起来。她忽而对我露齿一笑,那是我几十万年来见过的最美的景致。

    一曲终了,她向我走来。我默默地注视着她,连睫毛都未曾动一下。她跳到我面前,猛然绕过琴弦,趴在我身上,环绕着我的脖子,嬉笑道:“仙君,我终于是见到你了。”

    她的眼睛明亮有光,睫毛卷翘,眼里竟都是我的样子。微愣,茫然,不知所措。我并没有推开她,不知是下意识的不想,还是深深的舍不得。她见我不说话,只得重复:“仙君,我终于见到你了!”

    我回神,轻声问:“你是?”她搭着我的脖颈,慢慢凑近我脸庞,似极是喜欢这种感觉,低低笑了起来,明眸皓齿,清香扑鼻,她娇笑,带着痴痴的沉醉:“我是那只小蝴蝶啊!仙君可是不记得了?”

    我也莫名笑了。我不知那是开心,还是什么东西。

    她修成了人形,却只记得自己似乎叫筠儿。即便她为人了,我们还是亲昵如从前,她依旧喜欢时时刻刻待在我身旁。

    又过了十万年。

    我曾经疑惑过,对她的感情,到底是因为她是陪伴我太久而生的依赖和不舍,还是别的已经超过某种程度的喜欢。我去问过月老君,他说这就是喜欢。既然心意已定,我自是要知道她的意思。月老君从那面他窥探姻缘的幻镜中看出,她也是喜欢我的。

    两情相悦,我们决定要在一起。天界早为了我定了一门亲事,就是与东海公主的婚事。我自是不满和反抗。我已准备与她成婚,早早开始筹备。大婚前一日晚上,我不知她是出了何事,竟然一夜未归。后来,过了多日,再见到她时,她已成为了碧池仙子晴初。

    她与太子十分交好,似是全然忘记了我。太子告诉天尊,想要娶此女为太子妃。大殿之上,我便不顾众人猜测直接上去,拉住她,生气地问道:“筠儿,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仙君啊!”

    她却笑意浅浅地望着我,轻轻移开我拉住她的那只手,道:“这位是谁?我是碧池仙子,与太子殿下两情相悦。如果他要娶我,我当然要应。你是?我并不认识什么仙君。”

    此话一出,我再也忍不了,大声问:“你怎么会忘了我呢?我是你的仙君啊!二十万年了,我们一直在一起,一起在黄昏月下,互诉衷肠,我们明明才是两情相悦啊!你怎会你怎会就成了碧池仙子,还和太子有了情意?你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你到底,是不是受太子殿下蛊惑,才忘了我?

    这么多年的情意,你怎么能说忘就忘呢?那我的心呢?我收不回来的心呢?怎么办?”

    我做事向来冷静克制。这次却像失了控般,情难自已。我要带她走,带她离开天宫,回到幻冥山。那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她没有抵制我,只是疑惑地跟我走。众仙突然出手阻拦,不准我带她离开。我自然不惜动手,也要坚定地让她跟我走。于是与众仙交了手。他们知晓我受尽宠爱,的确不敢付诸全力。

    而对她,她不过是突然从莲池中修炼成仙的碧池仙子,根本没有什么威势。他们对她出了手,不留情面。在一片混乱中,她忽然被其中一人打伤。我寻思如何带她走,却突然见她徐徐抬起头来,目光悲戚地盯着我。大抵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仰头大笑,“天意是个什么东西,我与帝尊,的确两情相悦。我识得他。你们这些人,却是还要对我出手?天界的神仙,也不过尔尔。”

    她在众目睽睽之下魔化,竟然仅靠一己之力,打开了魔界的通道,消失在面前。众人大呼妖女,却无可奈何。太子因这事愁眉不展了数日。

    这些都与我无关。我直接杀去了魔界。刚好在十里天望到魔尊和她的身影。我见到她,欣喜不及,正要上前去拉她,魔尊梅容宇却自然地伸手,拽住了她,挡在她身前。他挑着眉头询问:“你是谁?来魔界做什么?”

    他的眼里满是对我的敌意。我皱紧了眉头,看向他身后的人,轻道:“筠儿,过来!”

    她却犹豫了,迟疑地瞥着我。我知她记忆已回,肯定知道我是谁。想来,也是对众仙家怀有敌意,害怕他们再次拆散我们。索性,我直接向梅容宇开口:“我要带她走,她是我的人!”

    他低低笑了起来,越来越笑得大声,明显是对我的话感到惊奇和不屑:“你的人?她是我的菡儿凝菡,低头凝之,菡萏初开,多好的名字啊!她怎么会是你的人?真是笑煞本尊了。”

    我不禁恼怒。他竟然为她起了一个新名字,我都不曾。我直接挥手打了过去,多说话一向不是我的脾气,想要什么,就直接去拿好了。他见我出手,也是轻蔑一笑,道:“想跟我抢女人,也得配得上做我的敌人。”

    我与他大战了三天三夜,两败俱伤。她在一旁静静候着,也不说话。就在梅容宇不慎的一个空挡,一把剑从他身后刺来,仅离心脏一分。我终是趁着这机会败了梅容宇,将他关入了魔界的天牢。他向来自负骄傲,即便有魔界众多高手站在远处观侯,也是不准出手相助的。即便筠儿伤了他,他也未曾恨过她,只是伤情。

    魔尊在我手,下面的人自是不敢反抗。从幻冥山叫了一些精卫和能人异士入驻魔界,我成了魔尊。我计划着与她大婚。既然天界容不得我们在一起,那我就成魔,我们自然能在一起。正是拜堂之际,天界众仙忽然来了。这一战,在所难免。

    实力悬殊,我们被逼至妄胥境。那里是魔界与人界的交汇处。一旦掉进里面,便会在人界投胎重生,经历生老病死,与凡间之人没什么两样。

    交战混乱中,她落入了妄胥境。我为了救她,也跳入了里面。新生,我成了公孙王府的世子公孙青寒,她成了白王府的嫡小姐白霖霜。当初我们在幻冥山寻到了一块紫玉石,经仔细思虑,我们决定用它雕琢成两支玉钗,并用自己的血契约,刻上自己的名字,交换后能互通心意。没想到,那紫玉钗竟是伴着我们来到了人界。

    认识她不久,我便见到了她的那支玉钗。我早就猜想,也许我们就是注定要在一起的人,所以,自打那时起,我就想啊,以后能娶这样的妻子,或许会不错。

    她虽然是凶了些,话多了些,性子野了些但我都能忽略。谁叫,我就认定了她呢?

    晴雨惊澜花似锦,雪花飞漫见青筠。

    辗转诸多磨难,我还是找到了她,再次奏起我为她而写的曲子倾魂。倾魂一响,良人在侧。

    她在桃花雨中翩翩起舞,倾魂为她伴舞,她是我的筠儿,她依旧是我的筠儿。从此,竹音绕耳,一屋,一琴,两人,此生。

    何闻此间美人香,再见已是上心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