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带着意外显赫的身份出生,未尝就是一件好事。身为云亲王府世子,的确令人羡慕。可就是这样的荣宠,遭了要命的暗杀。

    若不是那寒冰出手相救,亲王府和公孙府及白王府的命运,怕又是同样了。亲人又如何?他还不是要对自己的亲兄弟赶尽杀绝,就是要杜绝别人对他的威胁。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遗梦轩。混迹那种地方久了,唯唯诺诺久了,伪装得太久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真正的纨绔子弟,还是表面上的纨绔子弟。我听到她歌一曲洒脱率性的曲子,看到她手间悠扬旋转,即便是隔着帘幕,我也觉得此女子与世间其他女人有所不同。

    做戏自然是要做得彻底,她是这遗梦轩少有的奇女子,我自然是要见见她。只是,没想到,她把我狠狠戏耍了遍。那副搞笑的模样,至今还深深刻在我脑海里。我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竟然会想出那一套怪异的乔装。

    再是见,我渐渐悟出了端倪。寒冰似乎对这紫雪姑娘有所不同。只是后来,她便没有再出现。再是相见,早已非此人。寒冰好像对白家三小姐有所不同了。从大殿手滑,或者是郊外狩猎,亦或者是他在如风轩假装巧遇等。那道赐婚圣旨,于他,并没有什么不同。

    妹妹与她走近了。我不知她要干什么,只是后来,我终是明白了。她也因此,遭了最喜欢之人的惩罚,毁她一指。这种刻骨的伤害没有让她放弃良知,即便后来,有人挑拨,她依然还是没有被人离间,再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我们都是用表象在演戏,以致后来,云厉死后,当我们做回真正的自己时,才会那么不习惯。

    从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女子的呢?亦或是从初见,从知道她是白霖霜的那一刻?亦或者是后来与妹妹相处时与她偶尔搭话说笑的时候?再或是在春猎时她拉到我手的那一瞬?亦或者,是在看到寒冰喜欢这个女子,也渐渐不自觉观察她,心悦她?再或,是她,决绝地喜欢一个人而一心一意的时候?或者是她偶尔在宴席中表演,却是低调藏而不露的时刻?

    那么多个时刻,每每我见到她,心中会情不自禁铺开一幅山水墨画,她在其中,我在其外。我静静地望着她的一颦一笑,观着她额间梅花徐徐绽放,清香怡人。她侧身蹙眉的时候,我会难自控地为她忧愁。她流泪的时候,我的心空荡荡的。我早已感觉府中那些女子,果真如妹妹说的那般不堪,胭脂俗粉,爱慕虚荣,心比海深。若我一无所有,那些人,可能跑也跑不及。

    可在她身上,我发现了那种深沉似海的喜欢。沧海桑田,爱一人足矣。观她一人后,就深感人生多有遗憾和不甘。

    可她就是喜欢寒冰一人啊!即便梅容宇捧上一颗真心,即便玉祁霁倾尽天下,也换不回她的心了。

    他的眼睛,自从那场变故之后,便再也看不见了。若不是我们之间有些友谊,他也不会告诉我,他的眼睛看不见这一事实。这天下,原先只有公孙老王爷与我,和暗林暗枫四人知晓这件事。倒是妹妹,也是后来某次醉酒时不小心告诉她的。我自知分寸,然妹妹也知。他瞒了天下人那么多年,当然是付出了极为痛苦的训练。

    他独自从黑夜穿过,他用守卫来训练自己,他用心去听,用耳朵去听用心去看,用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才让自己做得如此完美。他在训练中伤痕累累,全身除脸外无一处完好,甚至还差点被守卫要了命,他都从未放弃叫苦过。他在训练他的眼神,从而在望别人时,便如正常人一般,做到精细无可挑剔的地步。他对细节的狠心和严格,远远超过了对死士的要求。命之于他,黑暗于他,不过都是无关紧要。

    终于,他与一般人无二。需要写奏折时,他让旁人说出需要从何处起,从何处落,落笔时,都是端的没有任何瑕疵。他也利用自己三尺不近的规矩,排除了许多会出事的可能。他自有他的智慧,让世人看不见,摸不准他这人的底细。有时候我甚至会想,这还是人吗?一个人怎么能把自己逼成那样似乎无情无欲,不知疲倦。

    所以,当他对一人稍稍有微小不同时,我才会那么容易发现,容易查寻那人是谁。我知道他终于有了情,还是曾经青梅竹马的女子,不知是高兴,还是失落,还是什么我都不敢想的情绪。

    霜儿,你能感觉到吗?我心里的人,一直都是你。我想要让这份喜欢见光,可是,我又不能。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的确将我当做他的亲近之人。他于我,不仅是恩人的关系,更是能出生入死的兄弟。所以,我有什么立场,什么资格,告诉你这份感情?

    我只是希望,能够远远地看到你,暗暗地守着你,默默地将你藏于心中,那便足矣。

    这场感情,终究还是,我的独角戏,也注定,这一生,只是我的独角戏。

    有的人,可遇不可求,可望不可即。

    轻狂少儿郎,勾栏鸿一瞥,轻衫时梦绕,折扇亦惊魂。难见,难遇,终难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