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不喜欢便是不喜欢,纵使他对我,一直算得上很好。初次见他,是在五岁时的城墙之上。当时年幼,却是正在疑惑这人为何长得如此精美,比一个女人还好看。那时我并不知他的身份。

    他经常会过来看我。比如,突然间出现在醉雨楼,看着我蹲在池边看水里的鱼儿。

    他会挑着眉道:“哟,你是打算将这鱼儿钓回去给厨房做汤喝吗?”

    我嬉笑着脸,抬起脏兮兮地鞋子,往他身前踩去。

    “漂亮的大叔叔,你猜猜!”

    他急得跳了脚,或许是因为我这搞笑的称呼,或许是因为他实在受不了我这个脏样子。我越发往他靠近,他缩了缩身子,却在原地不动了,颇有趣味地望着我。我见他居然不逃,心下疑惑,却直接踩上了他的鞋子,扑在了他身上,瞪大眼睛问他:“你怎么不逃了?是不是觉得我的鞋子还不够脏?要不,我再去踩一点泥巴?”

    他的话还没有传来,身后却是出现了暴喝:“你们俩这是要干什么?”

    现场大乱,我只得像兔子一般从红衣男子身上滑下,一溜烟儿跑得没影,让公孙青寒在原地气得团团转,却又深知打不过梅容宇,狠狠地瞪着他。

    我喜欢去公孙府。不是因为那里有了与醉雨楼同样的秋千。而是因为那秋千是公孙青寒为我做的。每次坐在似花似海的秋千上面,都觉得自己快要飘了。梅容宇总爱在这时现身,在我身后推起秋千,往上飞去。公孙青寒不是没阻止,可每次派出去的暗卫和守卫都打不过那人,他也放弃了挣扎。只是更加勤奋地修习,以图有一日能赶上梅容宇,与他决一死战。

    后来又是出现的公孙青寒将他推开,直接站在我身后护着,“你不许帮她推!”明明还是一个几岁的孩子,却对着那高高大大的男子大放厥词,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

    梅容宇低下身瞪他,“小子,我喜欢。有本事,你就让霜儿别让我推,反正我是乐意得很。”

    他瞅着他,十分恼火和气怒,偏偏面上只浅浅皱了眉头,回身问我:“你可是要他推?”

    我心里大笑。他事物繁多,又爱看书,我自是不想打扰他。可是,眼下两难抉择,我不得不犹豫开口:“这”

    他淡淡地望着我,连嘴角都是抹平的形状,我却有些发抖心虚。越是平静,就越是邪乎。我果断弃了梅容宇,只狗腿地看他:“大人,奴家当然是希望大人能够宠幸人家。至于别的男人,奴家是一定不敢招惹,不敢独自出墙的。”

    梅容宇被我这番没骨气的样子气得咬牙切齿,终是给我留下了白眼,独独跑到远处静静地幽怨着盯我了。

    我一向不喜欢舞枪弄刀。因为天赋异禀,随意修炼几下便可超于他人。要说怕的,应该就是骑马了。一日,我悄悄跑去马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了一匹马的背上。可是,流年不利。我刚一上马,那马就狂奔起来,不待喘气似的。

    我壮烈地从马上跌下,自以为又要摔破相的时候,梅容宇出现救了我。这事不小心传到公孙青寒的耳里,又是把我骂了一顿。自此,我再也不敢上马。

    对于云想容邀我骑马,我竟然全无之前的阴影,确实心大。

    梅容宇教会我的,恐怕就是出去畅逛街头了。他会带我去吃好吃的东西,玩有趣的街头杂耍的东西。还会带我逛青楼。他说,人间富贵,让我好好看够,以后怕是没机会出来逛了。当然这些,还是会被公孙青寒当场抓住,免不了又是几日的禁闭。说是禁闭,就是日日无聊地,除了看他,就是看书。我一向不喜看书,便只能看他了。

    我痴傻时的事情,已经都不记得了。在未发生那场变故之前,梅容宇说要带我去一个远离世俗的地方看看。我当时也不知他说的是梅逸殿。他说在那里,我什么都可以得到,他会给我世上最好的东西,给我最快乐的时光。

    我却想也未想就拒绝了。当时年幼,尚且能守住心意,何况长大了,自然还能初心如故。我想,世上再好的东西,都比不上我对公孙青寒的喜欢。年幼的喜欢,就是不想离开他,想和他在一起。所以,驳了梅容宇自在情理之中。他没有逼迫我。

    多年过去,从望天崖一见,再到后来,他对我,还是不变。他的容貌,也是一如之前。我想,他定不是个肉眼凡胎。不然,怎么能活得如此恣意畅快?他从来,不曾掩饰自己的狂妄自大,还有对我的喜欢。

    最终他真正执着的时候,还是将我困在了梅逸殿。我既盼着离开他,又不忍伤害他。至少,他从未直接伤害过我。

    他醉酒时问我:“菡儿,你是不是又喜欢上公孙青寒了?”当时我未能理解,此时想来,原来情已早定。旁人再是清楚不过,而我这个局中的人,需要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来吸收消化,最终将那一段往事想起。

    他还说,“我穿越两界,来到这不喜的人界,只是为了能见到你。你知道吗?你理智尽失的那段日子,我也去见过你。你当时全然不记得我,我只好派人暗中保护你。是他们办事不利。幸好你终于清醒。

    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忘记了我。幸好,你也忘记了他。我们重新开始,我们有同样的机会了。我好怕你又会再喜欢上他。

    原谅我的自私任性好不好?我就想,让你在我身边好好待着。我不想,再像之前那么狼狈。我知道,虽然你伤了我,但你不是故意的,我可以体谅。我只求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就只有你啊!在这举目无亲的地方,在之前那全然没有温暖的地方,我只有见到你,才会觉得内心缺失的那块,突然有了完整。

    菡儿,我们,会在一起的对不对?你还是没有喜欢上公孙青寒对不对?都是我想的那样对不对?”她看到了他眼角的妖媚和落寞。

    那一日去救人时,他对公孙青寒说:“澜锦,你休想从我身边再抢走她。”她后来方明白。

    公孙青寒是天界地位至高无上的帝尊澜锦,而他梅容宇,不仅是人界梅逸殿的殿主,更是魔界至尊主人魔尊,掌管魔界。人界,天界,妖界,魔界四界本就井水不犯河水。一朝变化,倒是牵动一起起理不清的纠葛。

    所有因缘际会,都从那开始。她再也不是幼时,会与他说笑的白霖霜。从他对流双出手那时开始。以后经历的一切,不过都是造化弄人。

    她想,云想容对他的喜欢,才是最深厚的吧!她也配不上,他一直以来的诉求。他为她做的竹笛,他为她做那个与醉雨楼一点不差的秋千,终是不会属于她了。

    红衣倾城,修罗亡神,或许会成为后世恐吓孩童的话。可此间,再无梅容宇此人。

    只恐别后再倾城,不见宇内红衣人。这一段往事,终究要珠尘蒙去,散于红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