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她想要尽快出崖,我也是能明了。她是怕别人担心。可我还是有些生气。她是不是不想和我待在一起?喜欢就会患得患失,喜欢就是胡乱猜测,喜欢就是情难自已。第二日她见我唇间异样,定然是推断到某些将出未出的想法了。

    出来后,我们之间像是没有发生什么事,依旧如前时淡然。实则,很多东西,早已超乎从前。云厉降旨,许我与花潆泓的婚事。我心中虽然不愿,却还是没有抗旨。我想看看她是否会因此像别的女人那般妒忌。她以为自己藏得足够深,可我明明觉得她对我疏离了几分。

    是避嫌,还是在置气?

    此时,我又因为见她与云期蔚走近,难免恼怒。因而大半夜的又去扰了她。谁叫她居然对我视而不见?

    春猎时危险到来,她居然去后山找我,我想,她当时没有推开我,还是对我有心了。她还是喜欢我的。可事实转变,态度转变,不过就在顷刻间。皇家御院,她突然就说,以后要形同陌路,做陌生人。她对我说过许多心狠的话,独独这一刻,我觉得她是发自内心的排斥。我不知她知道了什么,看见了什么,怎么会这样说。

    之后她遭遇云想容背叛,重伤被梅容宇所救。我想,我需要除去身边的危险,我也想让她冷静一下。给我自己留些时间,也想想,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直到幽韵告诉我:“小姐,她许是喜欢你的,只是不愿意承认。或是有人想挑拨离间,让小姐误会您什么了。这几日,小姐好像,常常愁眉不展。该是遇到什么难以排遣的愁事了。那些愁事,怕都是关于您的。”

    我忽而大悟,想起了花潆泓此人的作风。可不待我做出些什么,我便见到了她与玉祁霁皇宫内见面的场景。

    这该是我多年来第二次无法面对的事。第一次是九岁时那次。我猜,他们早已相识,甚至相爱。我彻底慌了,前所未有的慌张。所以,我便与津蓝冰谈诚,她假意将我困在西津国。而我,若是功成,就许她西津国百年无忧。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交易,她果然应了。

    我在焦灼等待中,得知她的婚事。津蓝冰故意放出消息,要了我的性命,实际就是要给我一个人情。不然,谁又会杀一人就等了几日?显而易见的东西,我却就是赌,她听到这个消息,她会放弃一切来救我。

    她离开前,我故意用刀剑划了手一下。她些微不明显的一瞬迟疑,不过就是我现在笃定她一定会来的筹码。她太过骄傲,不肯低头看我。那我便再次用命来赌。输赢,都在她的一念之间。如果她不来,那这世上就再无公孙青寒。如果她来了,我就是要冒着再次被伤害的危险,也要与她在一起。

    一生太短,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更是短暂了。她还是来了,带着对我的喜欢,决绝地推开玉祁霁。我想,我是赢了。

    后来蕴江一战,我归来。那是对她的考验。既然她放不下仇恨,我就想让她瞧瞧,我死了会怎么样。我们冲破心魔,在一起了。

    流于世,一双人。

    天地无限宽,此中独一人。

    我终于找回了我的霜儿。和她,携手,共白头!江山浮华,一念沧桑。唯独她于我,横亘万年。

    须臾数年,时光慢转。我与她,终归是蹉跎了太久太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