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迟暮的脸色灰白吓人。他却带着生前最后的笑意,轻声道:“这是你欠我的。菡儿,这是你欠我的。”那道眼神忽而灰败,额间的朱砂已然失色,大红的衣袍熏染着片片血迹,在夕阳下画出一笔笔绝世泼墨。瑰艳阴柔的面庞不再明丽,全是漫布无边无际的苍茫破落。额头的汗意沁干,抒写着生命最后的华章景墨。他再次执起她的手,附在自己面上,颤抖几乎不闻的声叙说:“菡儿,有的感情,只一眼,就再难忘怀!犹记初相见,十里梅林,你从天而降,勾人心魄。我的心,伊始,就系在你身上了。

    菡儿,你是不是给我灌了什么迷魂汤?让我无时不刻,白天黑夜,都总在想你?你不在我身边,我就会想尽各种办法,来到你身边。你在我身边,我又觉得那日子过得飞快!

    在我的生命里,我不信天意。可是,菡儿,自从遇到你,我便信了。因为,你就是我的天意。

    菡儿,如果有来生来生是我是我先遇上你,你会不会爱的人是我”

    他的眼睛忽而轻轻合上,像极了平时淡然小睡的模样。他的手无力地垂下,再没了动作。她的眼睛忽而坠下了一滴滴滚烫的水珠。明明只是轻微的心痛,也只是悄然的悲伤,那眼泪却怎么也不受控制。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低沉微弱地道:“梅容宇,你醒醒!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你这样不可一世,你这样在乎自己的样貌。而今,如此狼狈不堪地离开,你不会觉得不甘心不心悦吗?”

    耳边却再无任何回应。那个从小就好像粘在她身边,无时不刻就意外出现的人,那个她讨厌却又永远无法真正讨厌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那个偶尔会叫她菡儿的人,是不是已经死了,已经消失在了这苍茫的四宇内?他活着的时候,就从未得到她真心地对待。他死的时候,还是未能实现他最后的一点夙愿。她连他最后的诉求都不肯应,就这样看着他在自己怀中断了气。

    她摇了摇他的身体,再问:“梅容宇,你真的就这样死了?”无人应答。只有他袖中忽然滚出的东西,在这似乎万籁俱寂的时候,格外响亮。那个铃铛就这样嵌入了自己眼中。她伸手捡起来。那铜铃仅仅可一掌而握,落入手中,一股熟悉的感觉顿时出现,滚进了她的灵魂深处。

    脑中胀痛,一片片熟悉的画面席卷而来。妖界,天界,醉雨楼,魔界,十里天

    所有的记忆回笼,却只是在少许时之内。她注视着怀里的人,突然泣不成声。眼前朦胧的视线模糊了周遭,仿佛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她将他放在面前躺着。席地而坐,手间挥动的内力伴随着妖力,织成了一个足容两人的屏障,将他们包裹在内。外人反应过来之时,只能远远在外窥见,接近不得。她闭上了眼,握住了他的手。紫色的灵力缠绕慢慢地进去了他体内。源源不断的灵气从她身上,入到了他的身体里。外面的叫嚣和喧哗,都不能阻止她。额间梅花印记攒着光亮,吸去了她身上的冷汗。面色渐渐苍白,她感觉到了虚弱和疲惫。

    可是,她不能停止。终归,都是她欠他的。如此,该要还的东西,总是要还的。即便无力,即便死去。耳边敲动攻击屏障的声音越来越猛烈。她抖了抖身子,眼前一片昏暗袭来。她就这样,倒在了地上。那屏障似乎撤去了,她听到天尊的一声叹息:“都是天意啊!因果循环,实属是造孽”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醉雨楼了。听说梅容宇的命已经保住了,是她的妖力起了作用;听说天尊终是不再阻拦她和澜锦在一起,还大力惩戒了那些一直逼迫要她命的众仙家;听说天尊退了位,清笙成了新的天尊;听说新天尊给她和澜锦赐了婚,下个月就成亲;听说人界已经恢复了太平,玉荆国从此归入了云沧,再无玉荆国之说;听说公孙兰和竹心已经有孕;听说白枫亦追去了思庙庵,把早已有了喜的云想容接回来,成就一段佳话

    魔界,十里天。

    十里梅花争相开放,香气蔓延了数里。清香梅树间,徐徐飘起了梅雨。花瓣四溢,围绕在一个躺在一棵高大梅树上的红衣男子身旁。男子的容颜极是倾城艳丽,倾城中带着不羁,阴柔中带着桀骜,额间亮红的朱砂,更为他增添了如画美卷。男子拿出怀里的铜铃,放在阳光下仔细观察。

    无风而起的花瓣徐徐靠近铜铃,在它身边转起了圈。男子惊奇地望着这一幕,脑中忽然模糊地映出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身边皆是花雨缠绕,她在其中一笑,清丽芳华的容颜举世无双,额间的梅花印记栩栩如生。嘴角漾起的清甜魅惑,将他的心神完全勾了去。他的心跳得极是厉害。

    他抚上胸前,那里砰砰直跳,却又空落落的。他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花中有女足倾城,世间再无心动人!

    十里天,怕是再无,他想见的人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