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众仙家抖了抖,又在各自眼神中镇定下来。

    “太子殿下,臣等自是在维护天界规矩正义!此妖女一日不除,天界无一日太平。”

    “太子殿下莫不是忘了,这妖女搅得天界不宁之事了?看,魔尊都到这里了,此事,还说不是这妖女的蛊惑?天界和魔界的安宁,是要注定毁于此女子手中啊!”

    “我等作为臣子,自是要为帝尊和殿下分忧!此女子祸乱天界,该当死罪!”

    “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就该因她结束。帝尊,殿下,又何必执迷不悟?天界比这妖女身份尊贵的女子,又何止一个?”

    “魔尊不在魔界待着,竟也赶来凑热闹,想必也是为了这妖女。两界平和,定是要因她而破。她不死,如何稳定人心?”

    众人七嘴八舌,堂而皇之维护着天界的规矩。梅容宇挑起嘴角,瞥向身边的两人,深幽的眸里满是不屑和嘲笑:“天界也不过如此。堂堂帝尊和太子殿下,身为未来天尊的太子殿下,竟然没有任何的威信。小小仙家臣子也嚣张至此,咄咄逼迫,真让本尊大开了眼界。”

    三人望向他,皆是愕然和不满。他只是看着白霖霜,挑眉询问:“莫非我说的不对?”她轻轻一笑,望了一眼公孙青寒,无所谓地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的心中已是惊涛骇浪。没想到他们的身份,在天界是这么瞩目。她不知帝尊地位如何,却知太子是未来的天界执权人。在储君面前,还是这么放肆,不留情面,打着再荒唐不过的幌子,执意想要除去她这个妖女,还是什么蝶妖,真是荒谬!

    可他们字里行间,再是笃定不过。即便与储君和帝尊作对,也要与她为难,也要取她性命。由此可见,她是否曾臭名昭着?也许,是有那么一回事。可她全然记不得。

    什么魔界与天界,于她而言,纵然都是陌生。

    众人因她这一淡然,心中更是抓狂和不淡定。有人开始插入话语说道:“且不要与他们叙话。直接拿了那妖女,为天界正道!”

    众仙因他这话,眼神交汇对视,不待他们再说多余的语言,就齐齐出了手,袭起掌风往四人扑来。四人忙肃整表情,专心应对。四面八方迎来的人仙力浑厚,一下子就把他们打得分散开。

    这偌大的声响,引来了几个婢女。她们见眼前情景,也飞身进来,将他们护在中间,与仙家搏斗。奈何众仙家仙力极高,几下就打飞了她们。面前的人攻势迅猛,她也出手应打。扑面而来的仙法震得她手心发麻。

    就在此时,一道似足以能毁人性命的掌风凌厉而至。她看到那人眼里的毁灭黑暗,无边无际的噬心夺神,击打着她的心脏。他眼里的笑意像极了地狱魔鬼的笑靥,一见就能心生畏惧。身前传来一阵阵冲破天地的压迫威胁,震得她微微颤抖。即便如今她的修为已至形尊境,在这帮仙家面前,还是毫无招架之力。

    这是要了她的命啊!

    眼前身影渐渐扩大,她凝了凝神,握紧了手中的匕首。这不过还没到一秒的时间,身前忽然闪现一抹红影,挡在自己面前,她惊愕吼:“快让开!”另外两人已奔到了近前,却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两道掌风相接,她的心彻底凉了。

    那是带着一击必诛她命的莫大力量啊!她睁大眼,凝视着面前之人稳稳接住了那掌,而那出掌人俶尔退了几米。那道红影缓缓蹲下,单膝跪地,矮在她面前。内心忽然闪过恐惧和不安。他们如今的修为相同,对于刚才那一掌,她觉得要了她的命,不过是想象之内。如今他这样正正迎上,不知

    他完全用自己所有修为赌命一搏。他本就不抱着活着的心思?他本就只是为了替她挡住那一掌?她急急上前叫道:“梅容宇,你”那些神仙还是信手攻来,公孙青寒和玉祁霁忙奔到她身旁。三人都是同样的想法,奈何却被梅容宇抢了先,他们俩对视一眼,齐齐带着压迫迎视着众人。恰在这时,无数浩浩汤汤的仙气飘来,众人心头一震。

    一辆仙车从天而来,车身四周匀匀站着十二个宫娥。单薄的轻衫随着仙风舞动。帘幕轻垂,隐约见到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头。那老头身着金黄的仙袍,头上竖着威严金冠,脸上是严正肃穆的表情。

    那车辇一出,底下的仙人们急忙跪伏:“参见天尊!”天尊亲自来,他们怎么也不敢当着面放肆。

    她却不管什么天尊不天尊,身边那人忽然伸手拉住她,继而直直地软在了她的身前。她连忙上前接住,让他躺在自己的胳膊上。他的嘴角滑出了丝丝血迹,面色苍白瘆人,额头冒出了许多冷汗。显然已经是虚弱至极。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模样。

    他从来都是张扬跋扈,从来都是意气风发,从来都是不可一世,从来都是体面周整,自诩再无人可与他比之。他从来都是世上最是臭屁最是残暴最是自负的人,不该是如今的样子。

    他从来觉得自己是了不起的人物。此番说得上是十分狼狈地出现在她面前。他的眼睛一开一合,睫毛轻翘,蓄积了些微汗珠,像是清晨时未干新鲜的珠露。他的嘴角又是溢出了血,比前番更猛更迅速。纯白的脸颊已经没有任何血色可言,额间的朱砂黯淡了色彩,欲坠未坠。他喘着快要逝去的气息,缓缓伸手抚住了她的脸,低喘叹息:“菡儿,这是我第一次,在你愿意的情况下,这样与你接近。这是你心甘情愿的对不对?”

    她点了点头,并没有哭,也没有躲开。这一刻,她不想去在意别人怎么想,她只知道,这个人,可能快不行了。他低垂着眉眼,时而虚弱,时而热烈,滚烫的汗水已变得沁凉流下,越来越近的黑暗裹携着他,提醒着他。暖色的眸子里却是少见过的温柔细腻,滴落的水珠顺着他的面颊,落到了自己的衣上。他又道,带着微凄和欣慰,离别和不舍:“这是我第二次在你面前,如此狼狈。我记得上次,你是要离开我,你连让我接近的机会都没有给我。”

    她拧着眉头。不知他说的是什么。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他为什么会在小时候就认识她?为什么一直叫她菡儿?为什么还能来到天界?她忽然想起,幻镜也是天界之物。这里就是天界。也就说,那个让君子修减寿多年的物事,是这里的东西。她的眼睛一直盯着身前的人。他的身子忽然颤动起来,嘴边连绵不断的血气翻涌,流到了他的脖间。

    她忽然伸出手往他嘴边擦去。眼前刺目的鲜红忽然让她的眼睛酸涩起来。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快要奔出来,可就是抓不住。他的手渐渐从她脸上滑下,轻轻扶住了她为她擦血的那只手。羸弱的声音深深响起,悲凉,痛怆:“没用的,伤及肺腑,无力回天。菡儿,你可不可以再亲我一次?”

    浅到几乎不闻的声音却清晰地响彻在她耳边。她愣了一下,眼角就这样落下了一滴泪水。她抬头看向公孙青寒。那人忽然背过身。她望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是他的背影,似乎是极力控制着什么。心尖有些抽痛,她低头游弋,目光炯炯地盯着梅容宇。他忽而低低笑了,嘴角又是涌出了大片大片的血迹。他忽而猛烈地咳了起来,带动着身躯前俯后仰,他也不管,只是道:“我又在期盼些什么?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过了数年,你还是,最终选择了选择了他。”

    他忽而直起身,忍住咳意,在她脸边轻轻一触,又垂下身子不住地咳。他的嘴里猛然吐出了几口血。终于像是泄气了似的,歪倒在了她的怀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