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进入府后,满眼的粉色袭来。几米一棵的桃花一直蔓延到了后院。抬眼一瞧,面前一座高阶阁楼矗立,赫然出现的“醉雨楼”字样惊了她的心神。自己所住的醉雨楼是她临时起意想的名字,怎么这里也叫醉雨楼?

    台阶不远处还有一架完好的秋千摆设。

    还有什么天界,传说中神仙居住的地方竟然是存在的。她一直以为是梦里才会出现。直到如今亲眼看到,四周灵气逼人,据他说是仙气,她还是觉得恍若做梦。

    可拉着他的手,却是真实存在的。那些以为是梦境的东西,她也踏实地踩在了上面,碰到,触到。太过真实的感觉,都在告诉她,这不是梦境。他牵着她往台阶上走去。

    脑中却闪过无数个画面,如浮光掠影,昙花一现,太过短暂和迅速,她看不清楚那些画里的人,但好似是经历了同等的悲伤和绝望,引得自己内心某处开始痛了起来。

    她是不是来过这里?

    她抬头盯着身旁人。侧面山水永恒的容颜太过深刻瞩目,她一眼望去,就瞥到了自己的欢喜。欢喜是他,挣扎是他,救赎是他。曾经她以为,没有谁是谁的救赎,可遇到他,她才切身地感受到这世上,的确存在一个人,能将你从地狱中拉出。

    如果死的人是他,那么,她也许,也会跟着去死。这是一种喜欢到非你不可,喜欢到生死相随的地步。

    他的每一个步子,都踏在自己的心尖上,不然,她怎么会心如捣鼓,脸庞发烫呢?这里,在灵魂深处,似乎是埋藏了一段记忆,忘不了,却又记不清楚。她随着他进了屋门。跑入眼中的,却是与寒筠阁一模一样的陈设。周遭的布置,精细到,连洗漱的地方,都未曾变分毫。

    这些,都是巧合吗?

    下人们已经准备好了膳食,比起人界的,天界的果然是要好一些,精致一些。有些过了季的水果,都还是有。她都不知,这天上,是否有一年四季。

    那菜刚上,门口却忽然传来一阵喧闹。她看着他拿着筷子的手停了停,而后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无事,你吃,我出去看看!”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垂下头小声地吃着东西。他起身瞧了瞧她垂眸的样子,无声而笑,便踏着步子往外走去。

    门外几十米远处,传来众仙家吵嚷的声音。他一出门,就睨见了那些还是多年前样貌的仙官。那些人忽而止声。帝尊的脾性,连天尊都不放在眼里,更遑论他们这些仙家。只是天意不可违,帝尊娶的女子,绝不可能是一只蝶妖。东海的公主,才是他该娶的人。

    他拾下台阶,往众人走去。男子面上是淡淡的表情围绕,脚下步伐轻快慢行,在众人看来,却是十足十的震慑。帝尊如何作为,自是有一股不动自成气势的魅力。他们互相望了望,皆是探到彼此眼中的心虚和退缩。奈何表上气势汹汹,怎么也不可临阵逃脱。

    在他们心中晃得七上八下时,远处的人已走到了面前。男子不怒自威,衣袍无风吹动,隐隐飘起,那双深藏黑暗和危险的双眼轻轻飘在他们头上,引得众人心头颤动,佯装淡定,齐齐似嚣张有理地观着他。

    率先打破平静,他冷了冷瞥向众人,站在了离他们三尺远的地方,寒声道,“不知诸位,光临我帝尊府,是有什么要事?”

    众仙家一听,有胆大的倒是出了声,“臣等,自是不敢在帝尊府放肆。只是,帝尊辗转从魔界,又是入人界,带回来的那个妖人,不符天界规矩,臣等仙家,特来拿她。帝尊切莫因了一只名不经传的蝶妖,而毁了自身名誉。传到其他几界耳中,对天界来说,也是一大耻辱!”

    “是啊!帝尊要三思!众仙家在一年前,都没能让她灰飞烟灭,后来还魔化去了魔界,蛊惑殿下,足见这妖女确实不是一般的妖。”

    “帝尊与太子殿下是亲兄弟,怎么能因为一只蝶妖就伤了和气?太子殿下似是要醒来了,若是他发现这妖女还在帝尊府,怕是又要寻过来了。帝尊与东海公主的婚事,是自小就说定了的,怎可反悔?所以,今日臣等,一定要把这妖女带走!”

    “况且,当初这妖女即便跳下青鸾鼎,也没有灰飞烟灭,被太子殿下所救。后来,又是魔化去了魔界,与魔尊梅容宇纠缠不清。帝尊您身份高贵,身为清正有名的神仙,竟也因此去魔界,囚禁了魔尊,做了个荒谬的魔尊,就为了娶那个女子,与天界作对。这种妖人,本不该存活于世。是帝尊感情用事,硬是要护着她。如今,众仙家再也容不得她。

    帝尊还是不要与臣等为难。众仙虽然身份卑微,却是要为了天界大业所考虑。若是帝尊执意要护住那妖女,那我等只好从帝尊手中抢人了。”

    他们叽叽呱呱,说出口的话大义凛然,实则就是为了一件事就是要杀了白霖霜。公孙青寒不由冷冷打断:

    “天尊要你们这么做的?你们是要造反吗?我这个帝尊的身份,竟是不如你们众位?众仙家的地位,何时凌驾于本尊身上了?”

    众人哑口,又寻出了理由:“当初也是天尊下令,要除了那妖女。如今他虽未说,想来是还不知道。若是知道了,又怎么会不应?众位,既然帝尊不许,那我们只好为了天界基业,冒死以下犯上,求得天界未来了。还等什么?那妖女肯定是在屋内,众位齐力,一定能抓住她。”

    那位仙家一说,众人皆对视壮胆,在一人的带动下,施出术法往公孙青寒打去。他轻喝了声:“原来天界的规矩,是这样。今日,我倒是想替他收拾收拾你们。我帝尊的规矩,可不是这样的。”

    众仙家一愣,又有一人厉道:“众位不必犹豫。我等也是为天界正法!”那人话音一落,那帮足有十余人的仙家,齐齐向他打来。她出房门时,见到的就是一帮衣袂飞扬,仙风道骨的人正与他交手。十多人的修为都是深不可测,但他们好像,不敢伤他,只是拖住他。她还未看尽眼前之景,早有人发现他的存在。七八道身影往她这里飞来,公孙青寒一看,手下的动作顿住,他猛地绕开身旁的几人,向她奔去。

    眼前狠厉凶猛的气势袭来,不过是瞬间。她欲闪身离开,出手的功力恰恰与其中一人对掌,便已觉得五脏俱裂。四周又有七人围住,她便如柔弱的鸡仔,不堪一击。他们手中挥出通天的力,往她身上各处打去。求生的本能被激发,她用尽全身功力,意图奔向缺口处逃出,周围毫无缝隙的逼迫却是让她心神大乱。

    一个刚从人界而来的巅峰高手,刚至形尊境也打不过这天界众多仙家的其中一人。如此实力悬殊,纵使她散尽功力,也无法全身而退,甚至可能丧命。眼前却忽然来了两道身影,快得如风,转眼就合着她的力打开了面前的一人,让她冲出了包围圈。

    她看向两人,玉祁霁和梅容宇。没想到他们也会在这里。这里不是天界吗?那普通人,又如何到来?公孙青寒也到了近前,三人同时开口:“你受伤了没有?”

    她吞了吞喉间的腥甜,笑笑道:“无事!”三人相望,火花四溅,却是异常的坚定,像是约定好了似的,他们将她围在中间,警惕地睨着四周的人。

    “放肆!本太子在这儿,你们还要伤害她?”玉祁霁冷了眸子,威严地瞪着四周的人。醒来时已在天宫。所有的记忆,都在醒来那一刻回笼。原来,他是天界太子清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