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孩童都不放过,这样的君王,就该死。”他从地上爬起来,狰狞着脸看着这里所有的人。人群汇聚,他们同样将目光聚集于那人身上。他望着面前所有人的表情,忽而尖声咆哮,“都给我出来!”

    众人疑惑地睨着他。他睁大了眼,恨恨将自己的头盔取下,摔倒了地上,又是大喝,“死士呢?都给我出来!”

    没有意料中的死士,她看见的,只是暗枫和暗林带头的一众黑衣蒙面人出现。难怪来时不见了暗林的踪迹。回去时也不见暗枫。原来都是在暗中周旋。

    众人冷冷地注视着他,无疑,他的挣扎存在就仿佛是一场笑话。他倏地往后退去,带着绝望和不堪,带着决绝和解脱。

    “我知道今天是逃不掉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不成,那便死。寒世子,你赢了。我洛漓自诩不是什么正派人,却也不是一个奸吝小人。输了便是输了,我也不会不甘心。我洛氏一族,就算是死,也要死于自己的手中,旁人休得插手。”

    他猛然跳上船缘,施功往自己头上打去。男子的嘴角滑出了堆堆血迹,脸上是浸透的微笑情绪。他的身体往后坠去,落入了江中。从生与死,不过就是几秒的时间,他就这样逝去。众人来不及制止,也或许从没想过阻拦,就冷冷漠视着他的生死。

    蕴江之战落幕。最终以泽条为界,划给云沧。玉荆国俯首称臣,梅逸殿退出这场角逐,不败也不胜。获利最多的,就是云沧。这场以玉荆国为首拉起的战事,以它的惨败告终。玉皇对此事并无多大异议。胜败家常,无须介怀。梅容宇也回了梅逸殿。

    过后,她问公孙青寒是如何知道云明朗的身份,又是如何死里逃生的。他道,早在之前,李新柠已发现这三皇子有些怪异,便多注意了几分。后来,就果真听到花潆泓与他的谈话,大抵是将这前因后果说清了的。他也大胆推测,顺藤摸瓜,查到了洛漓的身份。又通过买通洛漓身边的丫鬟等,分析才得出这些结论。

    而救他,是尘陨大师出手的。大师早料到会如此,索性出手解了这个局。他又怎会做无把握之事?去了蕴江,自然在那里做了些手脚。之所以没告诉她,也是来不及。二来,是想要引出云明朗。她气他连她也瞒,却不能一直气他。当生死来临时,她才知对方于自己有多么重要。因而,她必须珍惜时时刻刻能在一起的日子。

    年后,正月初六。

    估摸着今日,有些人要归来,他们就来了落云寺。尘陨云游天下,早没了再管凡尘之心。俗事已了,四海云游,不过是他毕生所求。

    他与她来了后山。走到一个石门面前,身旁的人上前挪动一块圆石机关,一阵声音“砰砰砰”地响起,那道石门就此打开。他走过来牵着自己的手,轻和道:“我们进去吧!”

    她点了点头,两人一同进入门内。入眼处,是狭窄的甬道,四周镶满夜明珠,通亮清晰。沿着甬道往里行去,四周回荡着两人的脚步声,再往里走去,约莫过了一刻钟后,豁然开朗。眼前是宽阔的室内,足有一百多平方米那么大。

    周围被打通了,光线跑进来,又有无数夜明珠嵌在顶部,使得这里明亮无比。四周传来的灵力充裕通透,有些微冰冷袭来,她裹紧了身上的貂裘。目光定在室内中央的四副玄晶冰棺上,心中有了想法。身边的人忽然脱下外袍,在她的注视下,披在她的身上。恰此时,一声“哐当”声传进耳朵,她低头去看。

    一个熟悉的东西落入眼波里。不待面前人说,她就低下头去观察。捡起那支珠钗,她放在手中端详。其中一个“筠”字又与她的那根区别开来。

    她疑惑地开口,“你这支珠钗是怎么得到的?”一边说话,一边从怀里掏出自己的那支。早上来的时候,她就顺便带过来。不知是因为什么,她就下意识地想要带过来。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牵引,需要她那么做。

    “我也不知道。从小就带在身上的,出生便有了。”头顶传来他的说话声,她已经拿出自己的钗子,与那支放在一处。嘴上却问,“以前我经常在你房间玩,么没见到过?”

    眼底的两样东西忽然契合地粘成一对,发出刺眼幽深的紫光,投射在头顶的石板上。她忙伸手捂住脸,身体却被拉入公孙青寒的怀中。与此同时,顶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两人的身体猛地被一股大力吸引,不受控制般,往上甩去。

    她抱紧了面前的人,公孙青寒也揽紧了她,轻声安慰:“别慌,我会护着你的。抱紧我,即便去往黄泉,我们也是会在一起的。”

    他无声叹了一气。该来的,总归是会来的。他来不及阻止她将两物放在一块,就已是这般局面。上天注定,他们是要去面对的。众仙阻挠,也不可能让她离开他。

    闭上眼在一股巨大的漩涡中远去。她数着时间,不过才过了两刻钟,眼前倏然出现明显的光亮。她抬头望向面前的人。他也垂头看她。

    她歪头瞥向四周景致,却猛地一惊。

    眼前一座浩大的玉宇伫立,巍峨壮阔,气势猛烈,牌匾上三个字“帝尊府”深深涌入她的眼。她再偏头向另一方观去。此时他们站在门前台阶上,站在高处,将面前的景物通通窥尽。

    方圆百里,皆是桃花漫天飞舞,香气四溢,清香扑鼻,沁人心脾。满眼的粉装素裹,侵蚀着全身的每个细胞,仿佛身处世外桃源,全身的心思疲倦都懒了下来。她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转眼惊喜地问眼前人,“青寒,这是哪里?怎么还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她的心头松了松的同时,又觉得有什么可有可无却是映象深刻的回忆从脑中滑过,像是羽毛滋扰皮肤时那种稍痒的知觉,却又容易忽视,容易忘记。

    他深情凝视她。眼中再不是模糊黑暗,而是无比的清楚和明了。即便知道上了天界,来了幻冥山,他的眼睛会不治而愈,可以见到她,再不是试探和猜测。可是他又害怕,来到这里,无力面对群仙的排斥,护不住她。种种情绪交织,终是改变不了这宿命。惊喜和激动包裹着他,他说不出什么,只得将她揽入怀里,拥住她,才能弥补这么多年的缺憾。

    他终于又见到了她。

    她还是一成不变。天界一日,地上一月。过了这么多年的人界,在天界,却还未满一年。

    “怎么了?”她拍了拍他的背,被他突如其来的煽情惊住,却不得不抚慰一下。抱着自己的人伏在她肩上,叹息兴奋言:“我能看见你了!”

    心中难掩的喜悦瞬间涌出,无数愉悦包裹,她先是惊讶,后是替他开心,忙也紧紧回抱他,“恭喜寒世子,重见光明!”

    耳里忽然传来脚步声,她放开他,他也平静了情绪,两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府门内传来的响声源头。不久,府里果然走出了类似婢女的几人,个个身段婀娜多姿,飘飘欲仙,似是从画里走出的仙子。她看着那些女子整齐地走来,停在他们面前,恭敬垂首道:“帝尊,夫人,恭祝归来!奴婢等在此迎候!”

    她惊了惊,望向身旁的人。他的嘴角上扬了几分,笑了笑,在众女子惊愕的目光下,牵起她的手,道:“这里,是我们的家。你是这里的女主人,从前是,现在也是。只是,我们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在人界生活。这里是天界。”

    “啊?为什么?怎会这么突然?我还没能反应过来呢!”她在一堆疑问中被他拉进了府中。天上突然显出一团紫光,漫布了半片天空,后徐徐消失无踪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