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梅容宇眼里闪过一抹寒光,男子眸光清亮薄情,只是无声望着对面的女子。他与玉祁霁结盟,不过就是为了对付公孙青寒。人界的权势地位,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诱惑力。不过都是浮华一烬,皆为灰末。他知玉祁霁喜欢她,还是要与他合谋,这都是下下策。他倒是不知,他竟然,与她亲昵到,叫“小如”的境地?何时她改了名字?

    不管是在天界,还是魔界,还是人界,他都没听说过。她动了动手中指头,冷笑了笑,“胖或瘦与你何干?玉太子,闲事管得太多了吧?我倒是想问问你,青寒在哪儿?你到底是怎样,才将他”

    玉祁霁却是冷嘲,嘴上含着苦笑,“何干?没想到,你这么绝情。说是情断便断了情!那么多年的情,就这样推得一干二净?你可曾,想过我的感受?到现在,你的心里,还是只会说,公孙青寒在哪里。他到底比我好在哪里,值得你弃了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

    你就这样,毫不费力地绝了我们的情?小如,你忍心吗?你当真忍心吗?”

    她的眼角却是红了,惊了众人。

    她忍了忍眼中泪水,悲楚道,“明明是你啊!明明是你先放开我的手,这是我的错?你有苦衷,为何不对我说?

    你说他哪里好?哈哈,你又怎知他的好。他的好,不能用言语形容。我只知道,他的好,足够我用余生还他。还是我欠了他。

    误会他的是我,每次逃开的人是我。我想,错的人是我。直到如今我才意识到,他对我何其重要。秋风,为什么,就不能放手呢?以天下黎民百姓的生死作为赌注,不会觉得太过残忍了些?或许,你明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还是觉得心有不甘。

    可是,不管你如何做,我们都回不去了。什么都不回去了。你们也知道,人到绝境,人再无活着的希望的时候,总是有无限的潜力,足以毁天灭地,足以打破常规。

    今日,你们既是说要和谈,那便和谈。条件呢?”

    玉祁霁却是笑了,痛苦地笑了。男子眼角笑出了泪,“哈哈哈”

    他忽然止住笑意,直直盯住那女子,蓝色的袍子映在碧江之上,衬得他眉目如画,风姿卓绝,即便站在梅容宇身边,也没有处于下风的弱势。阳光扑在他的脸上,空气里夹杂着雪化时的寒冷冰凉。

    他终是满脸落寞,极好的眉眼里悲伤漫布,双眼发红。女子却忽然拿起身旁墨泠的的佩剑,猛地施展轻功飞向对面的船头。几人欲要追去,她却喝了声,“都别过来!”

    话音刚落,人就站在对面两人面前。那柄剑直直指向玉祁霁的胸前。

    他望着她面无表情地睨着自己。他难以置信地开口,“你要杀了我?”

    她冷着脸道,“是!”

    他垂了垂眸子,抬起来时,那里已是一片荒芜:“你当真要如此做?呵呵,我早该想到,人世间,亘古不变的道理:曾经爱到生死痴缠的恋人,几息间,竟挥刀相向。而那所谓的剑指对方,却是为了新欢。

    果真是,旧爱终究敌不过新欢。

    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厢之情,自作多情,如此讽刺,如此刻骨,如此-活该。

    也许,我和你,终归是有缘无分。

    上一世,是因为生死,这一次,是为了别人。我不知道是否有来世,如果有,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你?我对你的感情,从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削减半分。而是,越演越烈。我爱你这件事,勿需质疑。可是,我们还是败给了时间。

    我多么希望,还能回到从前。你的心里只有我,没有别人。而我们,终归会结婚生子,过完美满的一生。小如啊,我们,都是败给了时间。”

    他的眼里忽然盈满了热泪。他伸手捏住剑尖,缓缓向自己胸前刺去。声音嘶哑低诉,他带着叹息道,“小如,如果我能再早一点找到你,在我们刚来这里时,或者,在你还未喜欢上公孙青寒之前遇到,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是不是,你就不会这样对我?

    我不忍你背负满身骂名,我不希望全天下都认为你是妖女,我也不准,他们是想用你来解决这场博弈。所以,只要你杀了我,只要你手中的剑深深刺向我的心脏,只要我死了,便不会再有战乱。

    我是一个自私的人。父皇和母后不希望苍生受苦,我却是因为不甘,想要挽回你,而置他人的性命不顾。小如,动手吧!只要我死,一切都会有所改变。我在想,说不定,我死了,就能回到过去了。我们还能在一起,我们还能互诉衷肠,我们还是视对方为最亲近的人。那该多好啊!多好!”

    手中的剑却被她紧紧握住,不让他拉向他的胸前。她本没有抱着要活着的心思回去,她身上绑了火药。如果不能说服他们,那就同归于尽。可是,现在,他叫她杀他,她却下不了手。

    她还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

    只因为他是她曾经深爱的人,她便下不了手。如果他再坏一些,如果他再无情一些,如果他再残暴一些,她或许下得了手。然而,他都没有。到了如此田地,他还是保持最初的善良,她心软。对于别人,她可以不信,她可以怀疑别人使诈,使的计策。但他们太过熟悉了,太过了解对方了。真心假意,一眼便知。

    难为情,难思量,难决定。

    手边的剑猛然拔出,刮起了片片血花。那剑刺向梅容宇。男子闪身躲过,眸子里同样蕴含着疑惑不解和受伤。对面的人看得心惊肉跳,却无人敢不听她的话过来。一剑正要挥去,船舱里突然跑来两个守卫,直直对着玉祁霁行礼,“太子!”

    梅容宇一让开,剑尖忽地对向其中一人。她正要收回,却瞥见那人嘴角燃起的邪魅狷狂。不待她转剑,那人倏地抬手攥住剑尖,手里传来一阵麻木,她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往前坠去。等她欲回身一看的时候,脖间抵着一把短刃。她轻轻歪头一看,顿时错愕,他的修为竟是到了形尊境?在她之上。

    “云明朗?”

    众人皆是惊惶。

    “小如!”

    “菡儿”

    “小姐”

    “霜儿”

    身侧人却是不顾众人眼光,独独望着她道:“不错,是我。白小姐,不必担心。我不会伤害你。我要的,不过就是让你行个方便罢了!”

    她也未挣,定了定神,反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在她耳旁轻笑,呼吸触到面庞,引起她阵阵不适。她强忍住排斥,等着他的回答。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目光陡转,他望向面前两人。温和儒雅的身影因着一身守卫服,多了几丝杀气。他挑起了眉毛,不羁地道,“梅殿主,玉太子,如今,她在我手上。只要你们按照我说的去做,我绝对会放了她,不伤她一根汗毛。”

    玉祁霁冷笑,“云明朗?云沧三皇子?那个一向与世无争,就连你母妃策起的宫变,你都没有参与的三皇子?真是人不可貌相,竟然混进了我玉荆国军队之中,不简单啊!你觉得,本太子为什么要听你说什么?她刚才可是说了,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情分,她还要杀了我呀!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救她呢?”

    梅容宇也嘲笑,“是啊!名不经传的三皇子,竟然是一个隐藏的高手。如今修为,也到了形尊境。这天下,怕是难找出这样修为的人了。三皇子却能忍到今日,不知图的,又是什么?难道是这江山吗?你又是如何笃定,我们会按照你说的去做呢?她也是要杀了我啊!玉太子和我,都是她的敌人,又怎么会救她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