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我当初害你的事,就已极是过分。梅容宇刺醒了我,我不再痴心于他。如此,她已不能再离间你我。垂死挣扎,也是无用。”

    她忽然嘲讽一笑,“所有的人都在怪你红颜祸水,却不知道,你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事。如果被喜欢也是一种罪过,那该是怎样的痛苦!乱世本就不公,你要看开些。”

    盯着她冰冷的面孔,她压下心中的失落,淡淡言,“所有往事,都已成过去。听说,寒世子他哥哥收到消息,已经快马加鞭赶去蕴江。霜儿,你也不要太过介怀。还未找到人,便还有活着的可能。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你要看清自己的心。你也知道,他的眼睛在这种所有人几乎不可能接受的困难之下,他还能隐瞒自身缺陷,十多年深情不改,对你不求回报地守候,还能成为云沧的战神,还能成为人人称畏的寒世子,这天下,怕是找不出第二个。

    他所受的痛,他所受的委屈苦难,他所独自承受所有的真相,他所担着的害怕恐惧很多很多,恐怕常人早已活不下去。他能撑到今天,不知是用了多少令人钦佩的毅力。这样的男人,才是你最好的归宿。可惜,他却那你保重身体,我就先走了。”

    她止住了话头,凝视着面前之人几秒,便欲要离去。她既是不理,大抵还是气着的。话也说完,她该走了。

    “你要去哪?”

    坐着的人终于转过了头,抬眼望她。心里激动了起来。她压抑住喜悦,欣喜地道:“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对不起,霜儿,我”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古代最重贞洁。如今她算是毁了名誉,以后的日子,怕是又是多灾多难。

    脸上笑意退去,云想容眨着眸子,轻声望着她道,“去思妙庵。皇伯母身边,应该缺一个人作伴。青灯古佛,远离红尘,也为洗去心中罪孽,常伴佛旁,感化他人。”

    她的心里早没了这些恩怨纠葛。既然不能得到,便不想再强求。总归,强求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她盯着站着的人,目光忽然落在她垂着的手上。眼中有惊愕闪过,脑中有清明飘过。

    那里竟然少了一根手指。

    十指连心,毁去一指,该是要承受多大的痛,她无法想象。

    “你的手?”她疑惑出声,直直注视着她。云想容看了一眼那只手,忙急急藏入袖中,些微无措,漂移着眼神道:“不小心伤到的,无事。”这是她自己做的孽,这是她该承担的后果。这是她作为一个坏人该有的惩罚。

    白霖霜收回目光,不再看她:“多谢郡主如此通透善解人意。我替哥哥给你说声对不起,是他欺负了你。若是你不介意,不如等他回来,再做定夺?青灯古佛,哪有那么容易便去?尘事未了,光是想要赎罪,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处。如今我们,算是两清了。以后的路,各自走了。但是,哥哥做这事,还是要负责任的。他作为一个男子,毕竟,要为自己所作所为付账。

    郡主,人生不过数年,除去因灾受难,快活的日子本就不多。先皇后已经历结婚生子,黑暗浸透,看破红尘尚在理解之内。你还只是一个十多岁涉世未深的女子,很多东西,很多人,你还没有见过,不会觉得遗憾吗?人之追求,固有所不同。看在我们曾经还是熟识的份上,我逾越说些话,切莫,意气用事。

    凡事随着自己的心走。也许你从前太过执着的,会是你以后释怀的。你把它当做独一无二的东西,不见得真的不能舍下。谢谢你对我我说的这些发自肺腑的话,让我知道,原来,有那么一个人,对我至此。我也希望,能有人对你,也如此。我不会太过悲伤和绝望。因为我确信,他在等我,他在等我去找他。也望你,此后,珍重!”

    女子深深望着她。她也回视着女子,眼中的情绪却是不同。梅容宇毁她一指,对她来说,已是最大的伤害。被一个自己看得极重一心喜欢的人如此对待,比之让她死,也不遑多让。当时她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的确恨过,气过她。可是后来,她也释然了。

    喜欢一个人本就没有错。爱到深处,不择手段,也是个人的选择,她无权干涉。只是,在云想容看来,自己与她的友情,远远比不上男女之情,所以,才会那么不留情面地出手。过去已是往事,都到现在了,也没必要再去计较。此后人生,风云变化,再言说。如今说来,还是太早。

    她看着她从自己面前离去,她看着满园灰败,瞥着她从这无光的空间里渐渐与自己远离。从此,各有各的生活。或是快乐,或是痛苦,都可能与彼此无关了。

    选择于人,何其重要!

    她终是没忍住,在云应宁他们出发之前就独自骑着快马往蕴江奔去。日夜不息,手下训练的死士也在赶去的路上。她本不会骑马,可这一路走来,她发现自己不仅会骑了,还是颇为顺畅。尽管有诸多不适和困倦,只是,一想到要去见他,一想到不能让他好不容易得到的疆土落于别的人手中,心中就坚定了下来。纵使再苦再累,她都会守住他的努力。

    赶了六天六夜,终于在玉荆国收复第一个城池之后,到了如今云沧坐镇的芫町城。听到她的到来,云轻沥等人把她迎了进去。文魏因为她的出现,明显有了不满和鄙视。一个女子,尚且跑来这鬼地方,在他看来,也许没多大用处。

    十二月十三日。

    一大早,众人还在城中议事,她便走入房间,看着他们,道:“不知各位,可否听霖霜说两句?虽说我身为女子,但谁说女子就不可行军打仗?霖霜有一计,倒是不知各位采不采纳了。敌军今早便要来攻城,如果不及时给出策略,我相信,这好不容易到手的地方,又要拱手让人了。”

    白枫亦和云轻沥对视一眼,皆是看出了对方眼里的赞同。其中一位,叫武宣的,她也见过,那人也友善地向她点了点头,显然有说就的可能。从参军士一路走来,到现在,能与这几人坐在一起商讨对策,也是需要不少能力的。一个身材魁梧,面目凌厉的人却是轻蔑地扫了她一眼,挑衅道,“你应该就是天下闻名的美人白霖霜吧?这场战事,说起原因,还是要归功于你。

    一个女人挑起的事,却要这天下为之倾覆,真是好一个红颜祸水!宫里难道没有商量出计策,将你送出去?想必皇上是不同意了。宁愿御驾亲征,也不愿将你送出去平息众怒,足见你这红颜,真不是一般的女人。

    寒世子尚且为你倾心,更别说那些凡夫俗子了。怎么,竟然来了,那不如,本将军把你绑了,送出芫町城,交给玉祁霁,或许,他们便要退兵了不是?来人,将她给我抓了。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话音落下,门口的士兵走了进来,正要碰她。白枫亦和云轻沥急了眼,云轻沥率先道:“文将军,不可。她可是皇上当做亲妹妹的人,又是寒世子的世子妃。他们虽未成亲,却早已认定了对方。若是寒世子尚还没事,你以为,你能承受住他的怒气吗?”

    白枫亦也冷了眸子,淡淡道:“文将军,你若是敢动她,得先过我这一关。”两人欲要上前呵斥,那两个士兵却被突然现身的几个黑衣人随意两招便制住,逃不脱了。满室的肃杀气息扑面而来,纵使他是个久经沙场的将军,也被那几个黑衣人身上的气势震了一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