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一切只是天意弄人,造化闹人。

    果真,那消息很快传到了云应宁的耳里。群臣进谏,送出白霖霜,以平战乱。这事说来,还是由于红颜祸水。若不是,当初与寒世子争抢女人不成,玉祁霁也不会找到理由与云沧开战。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交出她,这场战争,才能平复。他们才意识到国师的存在是多么重要。若是国师当在,随意卜一卦,便大可应用天时地利人和,狠挫敌人。

    云应宁不肯,与众臣争论,终是决定要御驾亲征。

    十二月初六。

    她独自坐在亭内,望着已经枯败了的碧池,满地的萧索灰蒙,痴痴愣神。耳中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她动了动耳垂,仿若未见,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生死离别,往往总在一瞬,内心不舍不敢信,那就是事实。不愿接受和承受,那所有悲痛欲绝难以抑制,犹如汪洋堤水,一夕倾覆,一朝毁灭,便再无复生的可能。

    “霜儿”

    一声轻唤响起。熟悉的嗓音入耳,也没能让她抬头看一眼。那道身影一动不动,站在她身侧不远处,犹豫了半晌,终是又出了声,“是我央求他们让我进来的,不要怪他们。”

    面前坐着的人还是没有回答。她捏了捏手中锦帕,攥到手上出现了红印,才迟疑开口,“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都已经过去半年多了,我才敢有勇气站在你面前,说些真心话。

    你定是在气我,痛恨我,为什么要带着目的接近你,为什么害得你差点丢了性命。是的,我的确是被嫉妒和不甘蒙了心,才会做出那么些荒唐事。可是,我真的很喜欢那个男人啊!自小时候第一眼见到他开始,我就深深喜欢上了他。

    那时我并不知他的身份。只是在想,这个男人怎么长得这样好看。就算找遍整个大陆,我还是不能发现,有谁有他那般吸引人。自此,我的喜欢一发不可收拾。那时尚在年幼,才几岁的孩子,就已经对一个陌生男子付了心肠,那该是多么有损女子闺誉的事啊!可我竟觉得,没有丝毫感到羞耻的意思。

    第一次见他,是在白王府的墙外。我在墙外看着,他从天上飞来,落在了你不远处。他的眼里,心里,仿佛都只有你的存在。那时,我还不懂什么是喜欢和妒忌。我只是觉得,那男人,甚合我意,看着开心。而你,我却瞧着不顺眼。

    因而,从前,我是欺负过你的。现在想来,是因为我讨厌我喜欢的人,心里只有你吧!后来,每当他来找你的时候,我都悄悄地躲在远处,看着他如何逗你开心,看着寒世子如何将你从他身边拉开。我当时还想,他怎么这么蠢,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寒世子和你,还是对彼此有情的。我越来越不甘只做一个安静窥视的人,想要做些什么来改变这种情况时,你出事了。

    从你失智后,他来看过你六次,见你都是一副不认识他的模样,便离去了。后来,就没有再来过。你也不知是何缘由,追在太子身后,说是喜欢他。所有靠近的人,你都会赶走他们,包括寒世子,内心里只有太子。你一病不起后,便再没有出府过。我常常等在墙外,希冀能看到他从天而来,可一次也没有过,反倒是发现寒世子,总在暗中观察着你。一看,就是几个时辰,甚至是一整天。有时候,即便是到了深夜,他还是默默守在角落里,望着你独自蹲在树下发呆或是亭中静坐。

    原本以为,我的人生不会如你这般起落。不料君心难测,他竟也对亲王府下了手。母妃便是死于那场暗杀之下。若不是寒世子出手相救,我和哥哥们,也不会活到今天。如此,哥哥也和寒世子走近。寒世子那样的人啊,那真是我见过最痴情的男子了。

    你们青梅竹马,原本该是一对金童玉女,令人艳羡的,却因为当初那一场变故,分别多年。我不知其中真相到底如何,也不知,你心中是将他看得多重。我却是要告诉你,寒世子对你的情,怕是也超过了生命之重。

    身在高位,不免遭君王猜忌。十多年来,他该是承受多大的痛苦,才能将自己变得如这般强大,那还是在父母双亡的境况之下。他独自与君王斗争,他独自忍受寂寞心酸,却从来没有忘记你。他是有多么强大,才能面对乱世纷扰,毅然存活!

    那男人十年如一日,还是未变。如今他的样貌,与我初次见他,一分都没有改变。我想,他该不是一般人。我以为此生再不能撞见他,直到那次宴席。

    我用了多年的隐忍运气,方才能遇到他。可是,那个人喜欢你啊,不可掩藏的。花潆泓忽然找上我,给我说了这个计划。她笃定,只要我跟你接近,就能得你结交。她倒是了解你。果是应了。

    我痴痴等待遇见他数年,心心念念见他多年,怎么能因为他的心里没有我就放弃呢?我不是一个随意服输的人。什么事,我都可以光明正大地较量,唯独让他不再喜欢你这事,我无法让自己再坦荡,与你公平争斗。何况,我连那个资格都没有。

    于是,我就答应了。骗取你的信任,用的苦肉计,是下下策,却是一个极好的方法。我知你重情义,易心软。所以,这招势在必行。

    你当真信了我。所以,才能那么放心地,没有怀疑地吃下了糕点,再喝上她特意加了蛊的茶水,还有白梦薇身上的幻香,好像所有都在预料之中了。

    你被带去了地牢。做得何不绝一些呢?索性,听了她的话,把鞭子给了她。我知道,我很乐意,我是一个小人。然,都是为了一个男人。做这些,只要花潆泓除了你,他见不到你,会不会忘了你呢?若我趁机接近,他会不会,喜欢上我呢?多么美好的梦啊!

    花潆泓喜欢寒世子,与我喜欢他是一样的。我们都嫉妒,我们都痛恨,我们都想狠狠夺取。所以,注定,我们会成为盟友,而同时,我会与你成为仇人。

    再是后来,他忽然找到了那里,救了你。那该是我人生里最为落魄失败的一次。他看我的眼神,无疑跟见到一个死人臭虫那般,没有什么分别。我所有自诩美貌自信,在他那儿,在还是你毁容的情况下,一文不值。他最后,还是没有杀了我。我想,他是怕你会难过吧!你看,他是多么喜欢你啊,连带着你喜欢的东西或人,都有了格外眷顾。

    经过这半年,我总算是想明白了。

    他那种人,如果欢喜了一人,那便是一生的事。他是如此骄傲,如此肆意妄为,如此让我—难以企及。然而,他为了你,小心翼翼地讨好,不再像他平时的风格。对天下人,他没有任何感情;而对你,他倾尽所有感情。他的心里,就只有你。

    就算是为你屠尽天下,杀戮满地,他都绝对不会眨一下眼。所以,我努力了又如何?得不到他瞧一眼又如何?

    他的心里,自始至终,不会有我的一席之位。如果我伤了你,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情绪无波。我所有的痴心,不过就是一场笑话。我在这场追逐中遍体鳞伤,换来的,不过是什么都得不到的落魄窘态。我真的输了,输得一败涂地,输得体无完肤,输得心甘情愿。

    我想,我会放手了。不然,苦的还是我自己。我不想,人生蹉跎数年,却过得那样窝囊。花潆泓死了,白梦薇死了,那些伤害你的人都死了,我也该和你说声对不起。”

    坐着的女子却并未说话,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她擦了擦不知何时已覆满面庞的泪水,再次说道:“你也不必因为我与你哥哥的事太过介怀。那本是慕轻颦设的一局,想要让我与你往死里斗。她却是算错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