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她仔细听了听,大抵是说那玉柔薰是如何的风姿绰约,玉祁霁是何等玉树临风,仙人之姿。再说到西津国女皇津蓝冰,又是一段故事。她还听到许多人说自己在这里等了几个时辰,就是为能瞟一眼玉荆国太子容姿。不由得暗笑。

    这就是大千世界,人所不同。这种简单地只求看一眼的愿望就能让她们激动不已,是很容易满足。知足者常乐,正是因为许多人实在贪心这世上种种诱惑,才有那么多坏人。

    两人并肩而立,女子面纱随风舞动,面色沉寂,一看便可知容颜是天人绝色,男子用一黑色鬼面覆面,周身寒冷冰至,身姿伟岸高大,气势骇人,却唯独因为与女子站在了一处,般配迷人。女子紫色的衣裳随风与男子的黑袍相接,女子持着兴味望向楼下,男子却偏头看向女子,仿佛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东西入得了他的眼。日光照在两人的身上,不染世俗的姿容勾起人们心中源源不断的倾诉爱慕。

    楼下不少人注意到了这一幕。于是,当两国马车行进俞临城中时,望见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无数人目光直直盯着某处,绝色佳人与冷厉才子相约,共赏美景。风景正好,时色正好,他们仿若是上天安排的金童玉女,如此适合,如此高不可攀,如此念念难忘。

    却见楼上那窗户猛地一关,堵住了众人的视线。他们纷纷交头接耳,贪恋刚才的震撼。反应过来,已经有马车来了。人群高呼声渐起,恭迎两国之人前来聚在此处。人们翘首盼望,急迫地想要看到自己梦寐以求,或是早已痴心暗付的人,好不热闹。

    一辆马车内,一男子微微轻靠在车缘内,闭目养神。清晰入耳的声音传进他的耳里。空气中燥意浮动,强风扯起帘幕浮动,他陡然睁开了眼。车帘翻转,落下前,三个字已映入他的眼帘。

    “如风轩”

    细细咀嚼着这三个字,一抹期待晕色浮现在他的眼波之中。怎么是这么熟悉的字眼?这趟云沧之行,也许比想象中更加有趣。他扬了扬唇,惊起暗香浮动,似水年华。君子雅致淑容,翩翩气质,醉人心眼。

    她看向面前被阻隔的视线,皱了皱眉。眼下之景,她不是没有瞧到。幽韵带她过来,她也想趁机瞧瞧,能否见到那活在传说中天下五大美男之一的人。也物色物色,评价一番,看那人是否如人们口中说得那般好看。

    可面前这人实在是不识趣。偏偏要在这时,做这样煞风景的事,着实烦恼。她不禁拧着眉头问道:“你这是干什么?我还没看到人呢!”

    那人却是紧紧盯着她,缓缓走近她,直到两人之间只有几厘米之距时,才停了下来,“他有那么好看吗?比我好看吗?”

    她瞬间愣住,也被气了笑出声来,“呵呵,你有病吧?寒世子,他好看不好看,有那么重要吗?我就是想要看。对于你,整天见不得人的样子,谁知道你好不好看!”

    她的视线定在他的面具上。说出这句话时,她忽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期冀感。也许某些东西,于人来说,总归不经意间想要逃离,躲避。可是,始终都会要有面对的那一天,一味地去避开,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

    身前的人突然附身靠近自己的面部,吓得她往后退去。那人却是欺身而来。背部抵到了障碍物,才迫得她停了下来。

    “你若是现在想看,这个面具,你可以取下来。”

    眼部一跳。听说这是他的底线。自从九岁那年大火变故之后,他就毁了容貌,此后再无人见过他是何长相。这样说来,这便是他最深最大的秘密。如果她看到了他的样子,那种实在很吓人的模样,他会不会因此,而抑郁不振?也会不会,因而恨极了她?毕竟,那可是保留了这么多年的神话。

    她正在纠结此事,耳旁却传来他呼吸均匀的话语,带着微微热气喷在耳侧,她的身子颤了颤。

    “今日你若是揭了这面具,将来,你就是我的妻子,我会娶你。”实则他在心底说的是,“今日不管你揭不揭这面具,你最后,都会是我的妻子。那个人不会是别人,只会是你。”

    只是女子显然是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她踌躇着该如何做。理智让她不要那样做,感性却是在心中欢呼,“揭开他的面具,一切的秘密都不复存在。”

    “你不是想要一个真相吗?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

    “你不是对他与花潆泓之间的纠葛耿耿于怀吗?揭开这面具,你就多了一个筹码。”

    另一个声音却阻止,“你不能那样做。前有皇家御院与人私会,后又有那夜与人纠缠不清”

    “你是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别人碰过的东西,你就不该要。”

    那个感性的声音却辩驳,“可是他解释了。这其中一定有隐情。眼见不一定为实,你要相信他。”

    理智的声音不满,“男人薄情,你不该对他们动情”

    两相争博,她猛然推开他,冷漠的话中传来,“不需要。你还是去找你未来的世子妃看吧!”

    那人静默在了原地,不知该如何面对现下的情况,却在那抹倩影即将打开门出去时,道了句,“你还是不信我。我对你的感情,从未掩饰。可是你对我,终究是没了情意。你当真是忘了那所有的一切?

    你当真是,连任我靠近的勇气都没有了吗?好,我等。终有一日,你会明白,我所求的,不过就是你罢了。”

    她的心忽然痛了痛。一如她刚穿越过来时,他在她床边自言自语那般,灼痛了她的心。

    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如风轩。一出门来,幽韵发现她脸色不对,也不敢说话。楼下的人已经散去。御林军也回了皇宫。两人一路安然,回了醉雨楼。

    不出所料,第二日,皇帝又是招了所有人进宫,说是以表云沧诚意,百官庆贺两国使节来访。

    今日的天气不似昨日晴朗,阴郁中隐隐要有一场瓢泼大雨的架势。出门前,幽韵还贴心地准备了伞,就是说怕在宫中回来时突然下雨,没有可以遮蔽的地方。

    云霄殿中,一派热闹祥和。君子修和公孙青寒比往日来得要早些。她抬头望向门外。官员们大多贴身交谈,那些小姐也在小声议论,纷纷猜测那突然出现的人是否如想象中那般美好,是个好的如意郎君。此次前来,人们都有心照不宣之态。为保几国和平,和亲是最好的方法。于是,一干人打着被那人一眼相中的心思,皆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等待良人择取。

    她的脑中却是浮现着刚才来时在路上看到的一幕。她万万没有想到,皇帝的宠妃慕贵妃居然与公孙青寒牵连到了一块儿。若是外人看到,又是一场极大的风雨。虽说那地方确实偏僻,除了她这种爱往稀有地走的人,是很少有人再经过了。但她认为,以他的作风,是不该如此不谨慎,将自己暴露于如此不安的环境中,置自己于危险之地。

    她却忽然回过神来,关她什么事?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在心底正把自己狠狠骂了一顿时,门外却传来太监那尖而刺耳的高宣声,“皇上驾到”

    喧闹声霎时停了下去,百官朝着门口跪了下去。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人低头,似乎要将头垂到了地上。耳边传来清晰无比的脚步声,还有轮椅滑动的声音,拉扯了许多人的思绪。他们抹了抹额边不存在的冷汗,只等着外面的快些进来。

    她在心中暗自道,传言不错,玉荆国太子的确有腿疾。

    云厉进来后,身后还跟着浩浩汤汤的人。除却他那些妃嫔,便是两国来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