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这一定是个梦。不然怎么会这样呢?她竟然他的心跳得极快极快,像极了初次在十里天见她的时候。分不清究竟是梦魇,还是现实,他闭上了眼,打算将她紧紧拥入怀中。正沉浸其中的他没有发现,女子眼底闪过的一抹光亮。在他刚刚要抱紧她的瞬间,她却猛地退出了他的怀抱,然后就看到了那一脸茫然站在原地的人。

    双目相对,一个是淡然自若,一个人深入梦魇;一个是清醒自制,一个是茫然自措。一眼便能瞧出双方心意。谁输谁赢,一目了然。

    “菡儿”

    她又听到他这样叫自己的名字。

    没有能再听他说什么,就见他在面前要缓缓倒下。她急忙上前扶住了他。将他搬到了床上躺着,才叹了一口气,“若我不如此做,又怎么会能离开这里呢?”

    刚才不过是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将她特制的迷药喂了去。虽说有些卑鄙了,但都是出于下策无可奈何为之。

    静立了半晌,她才踩着夜色,出了房门。平时只要他在的时候,暗中藏着的人才会离了远去。否则,那些人都是紧紧潜伏,她丝毫没有逃离的机会。只有如此将他困住,她才能少些困难。

    一道黑影惊现,立在她面前。话语间恭敬交错,“小姐,属下来迟,让小姐受苦了!”

    她望了墨泠一眼,目光却停在了几米之外的房门上面,似乎要透过门缝,看见什么人或东西。夜色美丽静默,只有两人的呼吸声稍稍明显入耳。暗里也无波动,那些梅逸殿的高手该是还没发现这里的变故。四处贴满了鲜红喜字,红绸交连,大红地毯铺满了整个院子,连绵了数十里。

    亭间假山乱石也被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月色下,红色的气氛唯美温馨,似能激动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布置这些场景,足见布置者的用心之至。

    眼中闪过一抹决绝,她心中想道:为我做的事,感激不尽。可是,我始终不是你的良人。只能说声抱歉了。有生之年,最好不要相见了,免得徒生尴尬。

    嘴上却对墨泠说,“快走,等他醒来,事情就复杂了。”她的武功已经被他封住了,不能使用。因为知道她喜静,周围并没有守夜的丫鬟。所以,只有让他昏迷方是她逃跑的最佳方式。

    “是。”墨泠领了命,竟带着她走进了右边的屋子里。这是一间堆杂物的屋。只见墨泠拨开一堆杂物,再弄开一块木板,里面竟出现了一个地道。

    墨泠望着她的侧脸,解释,“这是属下等人在收到小姐的飞鸽传书之后,着人新挖的。里面可能会有些潮湿和阴暗,要委屈小姐了。”

    她垂头观察了地道中的概貌,“无事。走吧!”

    墨泠应了,带着她就跳了下去。落下时还顺道将木板吸来盖上地道的出口。虽然迟早会被发现,能多一些时刻就多一些。她的迷药最多能坚持半个时辰。但是对于梅容宇,她不确定那时间是否准确。进入地道后,墨泠放开她,递给了她一颗夜明珠后,便又从怀里拿出一颗,从前面领着路,两人快速行去。

    行了一个多时辰后,远处忽然有一丝光亮传来。她想,看来是离出口不远了。耳中却有异动传来,她大感不妙。下意识地就是以为梅容宇追来了。他不是傻子,能很快地找到他们是从此逃出来也是在意料之中。墨泠似是已经觉察,心里纠结了瞬间,倒也顾不了尊卑,直接拉住她的手就往外跑。

    跑了一会儿又觉得太慢,索性揽着她施展轻功往外飞去。后面的声响却是越发清晰,眼见出口就只有二十米距,后面忽然又有一强大掌风袭来,墨泠猛然往她身上拍了一掌,自己的身子就轻飘飘地往出口跌去。惊惶不定,她忙叫道,“墨泠,快过来”她不见他向自己追来,而是直直迎上后面那道身影,似要有鱼死网破之态。

    无助和悲伤顿时侵袭着大脑。如果身后那人是梅容宇,她知他不会手下留情,如果不是,以墨泠的修为,并不能完全胜在别人之上。还未见里面的情况,头顶的月色却是入了眼中,刺得她快要捂了眼。眼下身体不受控制,自己又没有内力相护,她只能凭借人的本能尽量减小对地面的冲撞力,才能免受伤害。

    可还未等她辨清地下之景,眼前一花,却闪过一道黑影,接住了自己已经快要垂落的身体。她抬头一看,是公孙青寒。同时耳中响起的,是墨泠的呻吟声。一声巨响自不远处响起,她挣开抱着自己的人,就见到不远处墨泠倒地吐血的场景,似要将自己的胃吐光才能将那晦气去尽。

    心中一痛。陪在她身边最久的人,除了幽韵,就是墨泠了。说起来对谁亲近,墨泠也是排在前面的人。她还清楚地记得当初少年站在风口,就是因为怕她冷,她也知道,虽然他话不多,却对她忠心耿耿。望天崖的舍命相救,再到后来默默执行她所有的命令,从来都不会有丝毫不甘,丝毫怠慢,这些都是她不能忍受他现在此番的理由。

    她蓦地将目光移向了出来的人身上。那一身红衣妖娆的人不是他梅容宇还有谁?

    虽说他是救了她,可他不该对墨泠动手。她欠他的是一回事,于别人而言,他没有资格和理由伤害别人。况且,墨泠是为她而伤。

    她推开身边人,上前一步,嘴角是冷凝的弧度,眼神中也是无法遮去的寒意,看着那已经在出口停下来些微呆傻愣住的男子,“何必穷追不舍呢?我要是想离开,不管是不是成了亲,我都会想方设法地离开。梅容宇,你未免太过自负,你以为,留我在你身边,就可以万事无忧了吗?我对你,没有一丝丝喜欢。

    我不知你是喜欢我什么,喜欢我作何,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在这种喜欢上,你不会有任何好的结果。我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确实不值得你如此做。救命之恩,不胜感激。可今夜无论如何,我都是要离开的。如果你要拦,就尽管放马过来。”

    一味地婆妈只会加重事情的严重性。索性绝了他的念想。对他,她不是全然排斥,可也只是如此,并没有生了喜欢。

    男子脸上的气色一寸寸退去,灰败着神色不死心道,“如果我就是要带你回去呢?”

    女子听了他这话,却是伸手从怀中缓缓掏出了一根简易的竹笛,那是他亲手为她所筑。她眸光凌厉冷漠,一如初见,甚至更加寒冷,“那你大可试试!”

    竹笛凑近红唇间,气息涌动,吹出了一曲曲节奏。不过数十秒间,暗中涌出了无数黑衣蒙面人,齐齐将她护在身后,刀剑对着梅容宇,嗜杀之气扑面而来,笛声止。

    男子脑中一亮,眼神却是黯淡了下去,“你刚才对我”

    “逢场作戏,不值一提。”她猛地截住他的话。

    男子问,“那这些日子,你时不时就在吹奏这竹笛,就是在迷惑我?所以,自一开始,你就在谋划着离开我,哪怕你伤都还没好,你还是迫不及待地要离开?”

    女子淡淡应:“是!”

    “你就在步步节奏中给我演了这一出?原来你愿意与我同奏,只是因为这都是你的筹谋。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就这样时时刻刻都想要离我远远的?”

    她答:“是!”

    男子眼底仅存的希望尽数退去,只有势在必得与死不放手的执着不甘,“就算如此,你还是不能离开。你必须留在我身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