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她瞥了她的动作,笑笑。两人一路搭着话,却早已走出了大半截路。

    “小姐,原来您心里都没有奴婢!这可叫奴婢好伤心。”

    幽韵也停下脚上的动作,跟在她身旁,幽怨的小眼神盯着她。

    白霖霜心下闪着笑意,正打算回答,却有一道声音自远处而来,低吟婉转,如黄鹂吟语般清甜萦耳,又如清晨雨露滴洒,清新,突兀却又如此应景。

    “好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倒将这满地风华比了过去。”

    声源发出之处,如腾云踏雾闲闲走来一位身穿粉色罗衫的女子。清月弯眉,圆铜大眼,樱桃小嘴,肤白貌美,身形雅致。徐徐走近间恍若桃花朵朵开,芬香四溢。满地芳华笼罩,景美人更衬。眉眼间满是飞溅而出的笑意,侵染了三人的脑中神经,四肢百骸,叫人好不震惊。

    然而,这所有的咄咄引人,吸人眼球的外貌,都不敌她眉眼盈盈处是多么的熟悉深刻,让人真假难辨。

    唯独那额间缺少的梅花胎记,才生生将两人完整地分隔开来。

    见人如吾。

    静静地等着那人上前,身旁的两人已经愣得要惊了下巴。

    这世上竟然还会有如此美丽之人!

    “怎么不说话呢?白霖霜?”

    那人已到身前,明媚的眸光似水年华照耀,艳丽招摇的面容映衬三分性情,五分情绪,两分未知不可测。

    白霖霜已然缓了过来。

    “小姐,她怎么会与你长得如此像”

    幽韵附在她耳边轻轻言语。回过神后,她的脑子也逐渐明了。

    白霖霜眯了眯眼,神色冷漠未变,风雨不动摇。

    果然,她竟是苗疆族长的女儿,还与自己有着些血缘关系的表姐。

    花潆泓。

    刚才见她的容貌,她明了大概。没想到基因这东西依然是极为强大。即便是表亲,她的脸与她几乎有了七分相同。至于那剩下的三分,花潆泓的艳丽与性格比较张扬占了,而自己的冷清与寂寥淡薄遮掩了原本的锋芒毕露。

    “如何?”

    不理会幽韵的话,她冷冷淡淡地道了一声。

    花潆泓几步就到了跟前。与别个女子不同的是,她的走路姿势的确爽利了许多,这就让她联想到了那倾国郡主云想容。

    一身粉色衣裳映得她如花般绽放娇艳欲滴,能令人想要上前,浅尝辄止,却又碍于美人实在无暇,不忍亵渎。

    “没想到,还能在云沧见到你这样的人。早些年,我还听爹爹提过云沧的事。要说,这云沧一大奇人,当是包括你了。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名不虚传的是她的傻子名声,名不虚传的是,她姑姑生的一个好女儿,名不虚传的是,还有很多很多

    她仔细睨着面前的女子睨着与自己有七分相像的女子,心思百转千回。

    苗疆多少年未曾入世了?现在,她来这国都之中,也是未在爹爹知晓之下偷偷出来。不过,蓝老是爹爹派在她身边保护她的,迟早,他还是会知道她已经到了俞临城。

    自然,此时不是想那些烦心事的时候。既然到了俞临城,就该做与俞临城有关的事。不然,岂不是白白来了这一遭?

    “谬赞!如果花小姐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白霖霜淡淡地说道。

    素不相识,稍一相见,她便感觉到对方话里的弦外之音。如此说法,似乎合情合理,却又在思想之外,着实费人思量。

    “好眼光!白小姐竟然知道了我是谁?这可真叫人意外呀!”

    打从她一过来,她便没有说明身份,她竟没有因此而滞步不前,一下子道明了她的姓,不难猜破,她对她的身份自是知晓。

    她将自己全身打量了遍,并没有觉得她与云沧女子有何不同,她不由得站在她面前,挡住白霖霜将要迈出去的步子,疑惑出声:

    “我觉得我并没有任何突出之处,单凭这张脸,你就断定我是谁了?”

    即便早知道自己与她是如何的相似,即便知道她肯定不好对付,即便知道未来不免险路重重,她却不知,她比想象中的要聪明,要笃定。可是,这样不是让原本的故事更加生动不是吗?

    她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清澈见底的双眸顾盼流转,风情万种,不似白霖霜那般冷若冰霜。是生动了许多。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明知事实又如何?不知又如何?若凡事都总要问个为什么,倒显得太过刻意无趣了。再者,你就算知道我如何断定你是不是谁又有什么用?何必呢?

    我事多,就不叨扰花小姐了。”

    白霖霜绕开挡在面前的花潆泓,余光中瞥见对方脸上似乎还是懵懂却又瞬间转换了明朗轻笑的面容,眼中冷凝了几分。

    最怕突如其来的自来熟,最怕这莫名其妙的亲近。你说她不是带着目的,鬼才会相信。

    轻轻松松地远离现场,幽韵和那小太监也很快跟上她,三人走了一段路,又遇见本是跻身宫中的梅容宇,又是一番言语托词,终是脱了身,安然回到府中。

    而见她远远消失,站在原地的粉衣女子才依稀道:

    “果然不是一般的女子,有趣多了”

    回到醉雨楼里,宫中也带来了诸多补品,美其名曰“皇宠”。皇家的宠幸,来得快,也许去的也快。她今日是得宽慰,明日赏的或许便是断头台。

    人生百变,皇家的百变,何止是一个人生能形容得了的。所以,她已心如止水,毫无情绪。

    遭了这么一难,她却未停下歇息,不是安排墨泠去办事,自己修炼以外,就是去遗梦轩训练简安。她深知,只有足够的实力,才能无畏生存。

    日子才顺顺畅畅过了三日,她又被招进了宫。这次,又是文武百官齐齐觐见。梅逸殿殿主梅容宇和苗疆族长的女儿来到云沧,作为皇帝,自然是要给人家一个体面的。

    于是,云霄殿上,红衣倾城的男子与云厉似乎是要平起平坐,眼神淡薄冷漠地扫向歌舞升平的浊世或者说是盛世繁华,他的情绪没有任何波动。也只有偶尔一个回眸间,不经意地看到某个角落里,才会含着暖意,轻轻藏着笑意,继而又收回那珍贵无比的双瞳。

    白霖霜微微觉得烦躁。

    这样的场合她真的不太喜欢,甚至可以说是厌恶。然而天子地盘,无论如何也是要做个样子的。只能百无聊奈地欣赏着歌舞,思绪却不知飘向何方。

    “皇上,如此良辰美景,端是看着这些魅人儿跳舞,岂不是缺了些什么?”

    直到一声不和谐打破这一片和谐,众人才翘着耳朵,仔细循着风向,好知道下一刻就要发生什么。

    云厉威严一笑,眸子阴利,问道:

    “不知花小姐有何想法,说来听听。”

    苗疆出世,梅逸殿介入,这背后的暗潮汹涌,始终是要打破了。所以,他心中也在寻思着某些不可隐藏或藏得足够深的伎俩,想要一探究竟。此刻方听到她的话,他顺着问了出来。

    “光是简简单单地做个看客,潆泓觉着不免无趣了些。若是有人能与我切磋一下,自是爽快了一点。想必,在座的各家小姐也是想要一展身手的。”

    粉衣女子笑了笑,温柔道来。

    云厉也和蔼地问道:

    “哦?说得不错,只是,不知道是如何个切磋法?”

    花潆泓捂唇一笑,满堂鲜花绽放,美人娇俏,“不如让潆泓指定一个人,我们双方各自拿出最擅长的本事,比一比,皇上,皇后娘娘及各位娘娘,与文武百官做个评赏人,说出哪个要好一些,不知皇上觉得如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