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回到府中,不免在白潇南他们的嘘寒问暖,关切问候中耗了许久。等回到醉雨楼时,天色已然暗去。

    云应宁在送她回府之后就进宫中传消息去了。

    白潇南他们刚才还说了,这几日云应宁为她的事奔波,费了不少心。他们的意思她当然明白。虽说不是要她对云应宁感恩戴德,但至少,得记住人家这时对她的好。至于如何抉择,那便是她的判断了。

    幽韵刚将茶为她斟上,便拾了凳子坐在她旁边,嘴里便道:

    “小姐,奴婢这儿可是听到了天大的消息,足以让小姐开了眼界。想不想听啊?”

    白霖霜点了点头。她果然迅速娓娓道来:

    “小姐可还记得王妃的出身?”

    白霖霜摇了摇头。这种机密之事她倒是真不知情。

    “小姐,奴婢要告诉你这事,可是白王府的一大秘事。外人都知道王妃出身神秘,无人知其真正来历。可奴婢运气倒是十分好,竟然无意间听说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语气中满是小心翼翼和惊奇,幽韵将声音压得低沉,以防隔墙有耳,被人听了去。眼睛则是盯着她的表情,似乎是想要看出她内心所想似的。

    白霖霜装作十分好奇地点了点头,附和道:“然后呢?”

    幽韵笑了笑,将声音压得越发低沉,再凑到她耳边,悄声言:

    “奴婢听说,王妃可是出自苗疆,据说还是上任族长的女儿。”

    她一说完,便直起身仔细观察着白霖霜脸上的情绪。

    白霖霜心下稍愣。没想到花静怜的来头竟然颇大。她还从未思索过她。当初第一眼见她时,只是感觉她温柔婉约,很有大家闺秀气派。如今得知这一消息,着实令人诧异。

    幽韵见她面上没有什么情绪,不由得继续道:

    “而且,奴婢还要说的,比这更引人瞩目。奴婢打听到了,就在小姐坠崖的第二日,现任苗疆族长的女儿已经进宫了。听说皇上已经安排她住在了宫里。算起来,那族长的女儿还是小姐的表姐呢!现任族长就是小姐的舅舅。”

    幽韵的语声没有之前那么小,白霖霜清晰地听出她的话语,手中的茶杯猛地一顿。这出现的时间,有些过于巧合了。

    表姐?

    似乎是越发有趣了?

    “小姐,奴婢还要跟您说一件事。那梅逸殿的殿主梅容宇已经在明面上见皇上了,现在还是被安排住于宫内。”

    已经习惯了她的表情,幽韵继续道。

    小姐本就不易表露情绪,如今她说这一番,她知道她是听进去了便行了。

    白霖霜笑了一笑,如今可是凑齐了。俞临城内越发不平静了。

    “好,我知道了,下去吧!早点歇息吧!”

    “奴婢遵命。”

    撤了灯,幽韵轻轻退了出去。白霖霜向窗外喊了一声:

    “墨泠!”一道响声过后,墨泠的身影出现在了面前。

    “小姐!”

    行了一礼,他静静地站在面前,也不说话,等着她的吩咐。

    白霖霜挑了挑眉,注意到他不断闪烁却依旧表现无比明显的目光,她扬了扬嘴角。

    墨泠恰巧瞥见那一笑,匆忙垂下目光,再不敢看她。

    “你可是在担心我?想要问我这几日可有受伤?”

    她轻轻端起面前的茶杯,稍稍尝了一口。味道微苦,却依旧感觉甜腻。虽说睡前不宜喝茶,但能学会不可为到都可为确实也需要一种境界。慢慢地,也会学会从无到有,方可做到云淡风轻。

    “嗯。”

    一声缓和低沉的音调从他嘴中溢出,人却没有抬头望一眼。

    “我没事,不必担忧!”

    淡淡一笑,白霖霜放下手中的茶杯。又接着道:

    “这几日你可有注意到遗梦轩和如风轩的生意?”

    作为她的得力助手,也是最接近她内心要求的一个人,她总希望在那些难以预料的意外到达之后,他能够随机应变。即便到最后一步境地,也不该放弃该做的事。

    再者说,那日在去街上游赏之时,她便预料到那夜注定不会太平。上元节鱼龙混杂,街上人群如流,若在那时对她下手,再合适不过。

    她早已经习惯了活在无穷无尽的暗杀之中。

    只是她没料到,会和公孙青寒一起坠入山崖。

    “禀小姐,一切照旧,自然是红火如前。”

    墨泠轻声说道。头微微垂下,勾勒出他棱角分别的面部轮廓,安静美好。正如暗夜之中不可察觉的点点星光,微茫,容易忽视。

    白霖霜微闭了闭眼,挥退了墨泠后,也歇下了。明日可有一场硬仗要打。面见当今天子,那个掌握着无数人生命存亡的掌权者,不得不让她提起心思。

    第二日,正是正月二十五。

    白霖霜起得比往日晚了些。

    收拾好一切后,宫中已经派了太监来接她了。进了宫门之后,恰巧撞见退了早朝的官员们。远远地,她便看到那个身着朝服一张黑色面具笼罩的男子。

    也不怪她一眼就望到了他。

    众人无不三五成群,或交头接耳,或静默并排而走,或行或走,却无不靠得极近。只有他,三尺之内,果真无法靠近。

    她还没有看过他穿得如此正式。虽说他时时刻刻都是一如既往地黑色裹携,但那种感觉与此时天差地别。

    同样的衣服,别人穿上,总是没有他的好看。这一身朝服,更衬得他身长玉立,气质飒然,高不可攀中又带着丝丝缕缕的冷漠与禁忌,常人仿佛难以接近。

    浓浓肃然中又伴随着懒散冷意,令人敬畏的同时,似乎越发想要接近一探究竟。

    那些人缓缓走来,看到她后,众人在奔走的同时,也不忘窃窃私语。她拧了拧眉,那些话大多是赞美之意,说的大抵是她的容貌如何过人。

    但同时,也有不少人含有敌视议论的声音。

    在她听那些话的同时,身旁的太监走到已到几米之外的他身前,隔着恰当的距离,俯着身,谦卑地道:

    “寒世子,奴奉皇上之命,已经将三小姐接来。皇上说了,三小姐到了,便叫奴领着您与她去御书房面见皇上,这边请”

    听到小太监的话,公孙青寒瞥了她一眼,却未开口,接着直直往白霖霜这边走来。

    她愣了一愣。御书房的方向可不是这边。

    “走吧!”

    他到自己面前只是淡淡说了两个字,就静静地凝视着她,仿佛再等她的回答。身后跟上来的小太监见两人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有一尺,眼中闪过讶异。却也不过一秒的时间,也瞬间低下头去,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幕。

    白霖霜也注意到了太监的眼神变化,她淡淡对他道:

    “嗯。”

    两人便并排往御书房走去。小太监已经反应过来,忙在前面领路。

    想要在这宫中活下去,学会察言观色,审时度势是必不可少的技能。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落得个不得善终的结局。

    到了御书房门外,有人进去通传后,两人才齐齐踏入房内。而幽韵和公孙青寒的贴身侍卫就只能守在门外。

    进入屋中,白霖霜上下打量了遍,心中也不由得赞道:

    奢华!

    就瞧见那坐在一堆奏折之后一袭明黄衣袍的云厉,还有坐在椅上的云应宁。

    身为太子殿下,刚下早朝便到御书房与云厉议事,倒也在情理之中。

    “臣女(臣)参见皇上!”

    白霖霜俯下身跪拜,而公孙青寒只是淡淡作了个礼。

    两人已隔了些距离,都微微垂着头,让人无法分辨他们脸上的神色。

    “免礼!”

    凌厉的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明黄色的袍子映得他越发深不可测,眼中神色晦涩莫名,云厉最终稍稍道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