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只是遇见了她,他便失了控。

    越是想要控制自己,就越是困难。

    他看着差不多在自己怀里的女人的眼睛,接着说道:

    “夜儿,在你眼里,我就与那些低贱的人一样吗?在你的眼里,难道我的位置,也仅仅是与那些低贱的人一般吗?”

    那些凡夫俗子,心里眼里尽是欲望,尽是龌龊。

    他就算是认真看他们一眼,就觉污了他的眼。

    “有何不同?都不过是一群想要活下去的人,低贱也好,高贵也罢,百年后,还不是一抔黄土,哪会有什么不同。”

    白霖霜抿了抿嘴唇,低笑一声。

    她直直望着面前近到咫尺的人的眼睛,继而说道;

    “明人不说暗话。与你,我倒是不想再绕弯子,所以,我想请问,你是不是知道某些关于我的,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我相信,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相遇。

    你是不是故意接近我,想要从我身上探取什么?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你这种人,该是没必要说些理由糊弄我吧?”

    她觉得,与其暗下争斗,不如直接问个明白省事,绕弯子实在是太无聊了。

    再说,在她看来,面前这人也不需要这样做。

    她还是相信她自己的直觉,也想赌一次。

    人生总归是一场赌局,什么时候都是在赌。是输是赢,就看事情的造化了吧!

    “是吗?夜儿为何突然会这样说?”

    艾涵饶有兴致地问道。

    莫非她是猜出了什么?他的目光落在白霖霜脸上的面具上。

    若是现在她能摘下面具,那该有多好!

    “你直接说便是,何必畏畏缩缩,岔开话题。”

    白霖霜没有什么情绪地看着他。

    “那夜儿就猜猜,我到底知道些什么?”

    艾涵同样盯着白霖霜,满脸戏谑。

    他是希望,她自己能够问出来。

    白霖霜抿唇一笑,静默地看着他。

    虽然自己离他非常近,可是,此时,她的内心却非常地平静。

    她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霸道,炽烈。

    夹杂着好闻的像那种梅花的香气,沁人心脾。

    那种味道,是她喜欢的。

    说到梅花,她倒是十分喜爱。

    她欣赏梅花的高洁傲岸,坚贞不屈,和那股深到骨子里的清冷高贵。

    换个角度来说,他身上既染有梅花的香味,那是否说明,他也是喜欢梅花,而且那种喜欢已经深到了某种难以预估的境界?

    也就是说,他可能也是欣赏梅花的品性。

    由此可见,他的为人,大抵也是那般的。

    正所谓,由字观人,同样的道理,由其喜欢的东西推测,他的人品,应该不差。

    看着她淡淡地瞧着自己,也不说话,艾涵轻笑了声。

    她是等着自己说出来吧!

    可越是这样,他越是想逗逗她。

    “要是这样的话,我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他带着痞笑看着她,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她不是对他知道的挺感兴趣的吗?

    若是逗一逗她,她该是忍不住问出来才对。

    可是,他低估了白霖霜的耐性。

    轻瞥了他笑着的嘴角,白霖霜扬起嘴角,但笑不语。

    不就是考验她的心理素质吗?她还是能承受一些的。

    越是到了这种地步,越是不要开口的好。

    她已经退了一步,直接说了出来。

    若是再处于那种被动的位置,她就不愿意了。

    凡事需张弛有度。能进则进,能退则退。

    留有一丝余地,也无需急功近利。

    “好了,夜儿既然想要知道,那我便说了。”

    他确实小看了她。她的耐心,肯定是旁人无法相比的。

    见她还是一副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仿佛想要知道他给出答案的人不是她。

    “好,我便给你答案。”

    他笑了一下,继续开口说道;

    “你是紫雪,真正的紫雪。”

    随着他字句的起伏,白霖霜心中的猜测逐渐落到实处。

    “还有呢?”

    他既然可以知道这个,她是否还知道其它一些让她也大吃一惊或是从未想过的事情呢?

    “还有?就这些,没有了。”

    对他来说,能够说到这种程度,确实够了。

    白霖霜终于有了几丝兴致。

    看来,她是赌对了。

    这个人,没有辜负她那份相信。

    能让他亲口说出这里,已经可以了。

    若抛去其它,她觉得,若是双方不是敌人,这个朋友她还是觉得可以交的。

    只是,目前,她还不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

    既然是故意接近,那他的动机又是什么?

    “呵,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为何要接近我?我想,我们可是素不相识。不知是什么样的理由,值得你屈尊来到这种地方?”

    正如那句话,没有无缘无故的相遇。

    那日她刚好上去凑个数目,也算是为遗梦轩造个势,也算是随心的做法。她也没见他那时来了。

    也许是听到什么风声,所以想要来探查探查。

    只是,她真的想不出紫雪这个身份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他这种身份的人大驾光临。

    人心,果真是难测。

    “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自从初见,便不可自拔。人生数载,我只求你。别的,不值一提。”

    他那突然的告白让白霖霜有些猝不及防。

    这种类似情人间互诉衷肠的话,她是听过。

    可是能将这话说到这种程度的,她还是头一次听到。

    心神不由得有些恍惚,她的眼里迷蒙了几分。

    这一刻,她有些怀疑,他不仅是知道她是紫雪那么简单。

    也或许,他更是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要不然,那种似曾相识炽热的眼神,还有那仿佛洞悉一切自信张扬的神色,作何解释?

    还有那举手投足间像极了某人的做法,这些,又当如何解释?

    可是,他究竟是谁?

    又是怎么知道她的身份?

    她相信,自己告诉的几人不会出卖她。

    所以,问题就出在她自己身上。

    她倒是希望她的猜测是错的。

    望着他眼中的情绪,她忽然觉得今晚的天气或许有些热了。

    不然,怎么会有些烫意包裹着她呢?

    “笑话!那日你并没有见到我。再说后来,面都未曾见过,何来这种说法?当真荒诞!简直滑稽!”

    她稍稍用力,推开了他,顾自站了起来,提起匣子打算回去了。

    艾涵看着她的动作,并未阻止。

    她该是回去了。

    明日便是宫宴到来的时刻,她肯定来不了这边。

    所以,那家伙也不可能在这边见到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