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我们继续吧!”

    既然她有那么好的天赋,她就不会再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教会她很多东西。

    因为这根本没有必要。

    “是。”

    简安垂着头应道。

    白霖霜再次挪了过来坐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教导。

    当她弹完这一曲子时,那丫鬟已经拿来了古琴。

    命她将那琴摆在旁边的位置,她就叫简安过去坐在那边弹奏。

    整个上午,她都在教新的东西。

    让她惊奇和安心的是,简安的接收能力绝对是一流。每当她弹过一曲后,她总能完全将它演奏下来。

    这大大促进了她们的学习进度。

    白霖霜心里真的是在庆幸她能遇到这样一个人。若是加以培养,她相信,简安绝对会名扬天下。

    想到自己可能会是一位名家的培养者,她不免有些激动。

    时间很快地过去,转眼便到了中午。

    自己照例回到房中陪着流双用膳。

    午后。

    来到后院时,众女子已经在那候着了。

    见简安孤独地站在一旁,她的眸光闪了一下。

    初来乍到,的确很容易被孤立在外。

    这时却想到,她应该给她配个丫鬟才对。既然她成了紫雪,没有一个丫鬟在身旁伺候可是不行的。

    几步走到人群之内,在她们让开的通道之内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扫了一圈,开口说道:

    “给大家说一下,她叫紫雪。以后,她便由我亲自教导。

    有朝一日,我要让她成为遗梦轩的招牌。

    现在她的身份,就是花魁之首。

    我希望,那些心有不轨的人,收起你那龌龊心思。

    若是让本公子发现有人暗中排挤她,或者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本公子绝不轻饶!”

    她就是要让她承受众人之注目。

    也许她会成为众人的公敌,但是,这是成功路上必不可少的一步。想要出人头地,就得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

    正所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说得便是如此。

    将她推得越高,这经受的折磨,自是不会少。

    但是,一旦她度过了这段艰难的时日。未来的时间,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挠她前进了。

    果然,一听到她的话,人群中却是炸开了:

    “这就是紫雪?那晚一曲惊人的紫雪?”

    “看着并不像啊!紫雪怎么会是她这般模样的?”

    “呵呵,就是,看她这样,怎么也不像是那晚出现的人。”

    “对呀。看看她,看看她,全身上下哪里有半分看头。”

    “说的是啊。这样的人,来到这里还不是讨不了男人的欢心。”

    “姐姐说得对。看她这个样子,一定不知道怎么伺候客人。”

    “就是,我看啊,她不是过来伺候客人的,倒像是过来享清福的。”

    “妹妹说得何尝不对。我猜啊,她肯定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丫头。”

    “你们说得太对了。这样的人,主子怎么会把她带回来呢?”

    “嘘,你们都错了。刚才我们几个可是看到她弹琴的,那手法,可是与主子不相上下,你们可别小看了她。”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是真的。主子可是才弹了一遍,她可就全部记了下来,整首曲子都完整地弹了出来呢。”

    “对啊,我们几个可是亲眼看到的,哪里做得了假。”

    “她们说的可都是事实,所以大家可要小心点,说不定哪日她真的被哪个达官显贵瞧上,那我们就得遭殃了。”

    “是啊,千万别让主子听到我们的话,刚才他可是发了好大的火,吓得我们不轻啊!”

    “对啊。看主子对她还挺重视的,大家可是要小心些,千万不要触了主子的逆鳞。”

    “是啊”

    面前的女人们交头接耳,声音却被压得非常低,就好像怕她听见似的。

    白霖霜皱了皱眉。

    她们以为她没有听见。

    可是,她却清晰地听到了她们再说什么。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台戏要上演,她不知道。

    “都闭嘴!”

    沉沉的语气顿时将那些女人吓得停住议论。

    “都给本公子记住,以后谁还敢私下对她动些手脚,就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听到她的警告声,众位女子皆是垂着头应道:

    “是!”

    主子竟然再三警告她们不能对这紫雪有那种想法,足以看出他对那紫雪的保护之意。

    所以,谁还敢在表面上在对她有什么不满的意思呢?

    站在女子们前方的琴心和舞心各自忘了对方一眼,捏了捏手中的手绢,也齐齐垂下眸子。

    望着众人都是一副畏惧的样子,白霖霜不想去细想她们是否心中也是此番模样,她再次说道:

    “好了,现在,都不要去想那些不该想的东西,都集中心思在自己该做的事情上吧!”

    恢复一贯的慵懒语气,她扫了一圈,看看她们的状态如何。

    每个人看着都挺精神的,没有谁是那种没有精神气的。

    这样便好。

    只有精力好,才能发挥自己最大的学习能力。

    满意地笑了笑,她再次席地而坐。

    用眼神示意众人找到自己的位置,或坐或站,她便开始了教学的过程。

    由于竹心没有参与,她便把竹心带的那些人通通给了简安。

    等竹心好了,她还会再找一些人给她。

    琴心和舞心还是同样带着以前分配给她们的人。

    剩下的一些女子,便是单独上台表演。

    虽然她们并没有琴心,舞心这些人出彩。但她教的舞蹈和动作绝对能让她们比一般的歌姬更加动人。

    也总不能让三人一直上去。物以稀为贵,一整晚就上去表演一次,足矣。

    所以,剩下的时间。就是平常的姑娘上去表演。

    而她们三个,就负责开始,高潮和末尾。

    那样,不仅能让人满怀期待,也让这过程中显得不再单调。

    等竹心回到台上后,这紫雪便是要让她隔着时间表演。

    如果想要让她夜夜表演,那就得出大价钱才能请得出她。

    这样,这本生意经便是卖得好了。

    一日就这样在忙碌中过去了。

    夜色渐渐降临。

    吃了晚膳后,白霖霜便来到后院去看竹心了。

    走过奄萎的林木,后院的风景一副萧条景象。

    楼阁玉宇,雕栏画栋,廊曲蜿蜒。

    几米间不断种着的花草还没有开放,只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花表露着欣欣向荣的讯号。

    廊间的灯笼发着晕散的光,照着脚下的石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