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主子,奴婢去叫人将浴桶抬出去吧!”

    露晶在此时开口说道。

    “去吧!”

    白霖霜看了她一眼,应道。

    “是。”

    露晶行了一礼,又出去做事了,独留下两人。

    听她这样说,流双扬起了嘴角。

    “不管是好的桃花,或者是坏的桃花,都是桃花,没有优劣之分。”

    说完,他便静待着她的反应。

    果真是。

    那女子抿紧了嘴角,语气忽然又有了嘲讽:

    “好一个没有优劣之分!那这天下这么多的桃花,你不如全部收了回去,倒是让你看够。”

    男人都是贪心的。

    也不看看那桃花是否是合自己心意的,只是想着,不要白不要。

    当真是好一个没有优劣之分!

    她使劲和着他面前的粥,像是要将它粉碎一样。

    “万千挑花,怎敌心尖一个她?”

    白霖霜手下的动作一停。

    “你吃是不吃?”

    她舀起一勺,放到他的嘴边,问道。

    “吃,当然要吃。”

    带着笑意和满足,流双张开嘴等着她喂他。

    白霖霜将那粥塞进他的嘴里。

    动作虽然粗鲁,却没有将粥洒了,而是有准备地将粥放到了流双的嘴里。

    一勺一勺地喂了他,喂完才道:

    “将药喝了。”

    她端起桌边的汤药,放到流双的手边,暗示需要他自己要端着喝。

    “可是,药很苦,我突然不想喝了。”

    流双却出声道。

    语气又开始之前的无辜和撒娇。

    “苦你就不喝了?都说良药苦口利于病,不喝是不想要命了。给你两个选择:

    一,喝了这药,留下来;二,不喝药,我送你过那边去。”

    虽然自己是有答应他的意思,但是并没有明说出来。

    如今他若真是不听话,那就是他自己的选择了,怪不得她。

    将药推在了他手边,她等着他的选择。

    男子脸上的表情迅速变了个样。那无辜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副迷死人不偿命的仙姿。

    “我喝!”

    他轻轻端起药碗,就开始喝药。

    白霖霜从来没见过变脸变得这么快的人。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这一番转换,她都不会相信,看上去那样高雅的人,居然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双面性格?

    说到双面性格,她觉得自己倒是有一些。

    对于熟悉的人,是一种性格,那种随意洒脱的豪放;而对于那些不熟的,或者陌生的人,就又是另一番风景了。

    只是,他这种只是对她一个人,就有了两面。她不得不佩服他变脸的速度。

    见他将药喝完,将碗放到了桌子上,她才开口道:

    “等一会儿你就自己待着吧!如今已要是年末,我可是有很多事要忙,恐怕顾不到你。

    你就不要随便再听不认识的人的话,好好待在这里。有事的话,我会让你我身边你认识的人过来找你。

    要是你还像昨日那样,就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轻则受些重伤,重则危急性命,你心中应该有数。

    还有,伤口不宜碰水,我不在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自己沐浴。

    要是伤势加重,我也救不了你。”

    要是不说清楚,她又怕他还像昨日那般,居然单纯到随便跟一个人就离开这里。

    他身上“千里香”的香气已经散尽,她也不想再那么偷偷摸摸地再下一次。

    所以,要是他离开,她也不能再确定,他是在哪个地方。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好好交代清楚。

    免得出事的时候回天乏术。

    “好。”

    他不再说多余的话,只是轻轻应道。

    听到他的回答,她才开始吃着自己面前的粥。

    显然喂了他有些时候,这粥没有之前那么热,但还能下口,并没有完全冷去。

    流双见她默默吃着碗里的粥,也不说话,只是无声地看着她。

    露晶在这时也带着几个小厮进来,安排他们将浴桶抬了出去,她便走到白霖霜旁边,等候着其他的吩咐。

    吃了小半碗,白霖霜便不想再吃。

    她向来食量少,若是强撑,那可是要伤胃的。

    虽然浪费粮食也是不好的,但那也是没办法了。

    放下勺子,她随口道:

    “以后要是我在这儿住,这粥就盛少一些吧!”

    她也没有在这住过,这些人自是不知道她的习惯。

    想想幽韵那丫头,这些事她早已烂熟于心,每次做事都十分周到。

    不知今早没见到她,会不会担心她?

    “是。”

    露晶出声应着。

    主子竟然会这样说。她还以为,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是不会有这种想法的,真是让人意外。

    她心里深深将这记下,便上前将两人吃了的碗的碗收了出去。

    脚步正踏出去,白霖霜又开口了,她停住脚步,转过身聆听着她的吩咐:

    “对了,我让瑾娘去置办的药材应当是交到你手上。以后,你就一并把它熬了,一日三次,一次喝两种,一次都不能少。

    而且,定要当心熬药的过程,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虽然她并不知道这暗中是否有什么人是外面安插进来的,但只要露晶可靠,便出不了问题。

    她都如此明显地说了,她相信露晶定是明白她的意思,以后做事会更加谨慎。

    他也真是多灾多难,这段时间是要泡在药罐子里了。

    不过,不喝药,伤口又怎么会好?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忍住苦味,把它通通喝了。

    “是。”

    露晶并不知道流双的伤势是怎样的。她看到瑾娘身边的人送来的药材,只听说那药材都是上等的药材,每一株都价值千金。

    也不知道这流双到底是主子的什么人,竟然收到如此重视。

    就算是竹心,也没能得主子这样垂爱。

    看来以后更是要好好伺候这位流双公子。不然得罪了他,自己在主子面前也会没有好果子吃。

    白霖霜当然不知道她心中是那样想的。

    她只是随口一说:

    “出去吧!”

    “是,奴婢告退!”

    行了一礼,露晶便提着食盒走了出去。

    摸了摸肚子,白霖霜站起身走到窗边。

    流双知道她走过去了,却只是坐着,没有出声。

    “墨泠,你回去知会她们一声,就说是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这个时刻,墨泠该是潜伏在暗中了。

    “是。”

    未见墨泠的身影,却是听到了他的回答声。一声响动过后,便再无声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