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看了一眼低着头的白霖霜,她赶紧擦了擦眼睛,同先前一般垂着头候着。

    主子的事情,她还是装作不知道的好。

    白霖霜袖下的手紧紧攥着。

    她还是沉默。

    流双脸色苍白得更加可怕,他缓缓放下他拉着白霖霜的那只手,就像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期盼着她做着什么回应。

    可惜的是,面前的女子还是一动不动地坐着。

    他倏地完全放开了她的手。

    她的手瞬间垂到了身侧。那手间的弧度摆动,就像是人心,从上到下,起伏不定间,忽然尘埃落定。

    “好,你当真如此绝情!既然你主意已定,我便不再央求。与其如此”

    他停下话语,看向四周,目光最终定格在不远处白霖霜为他治伤所用的匣子上。

    他知道坐着的人对他并没有什么话要说的。

    他有些跌跌撞撞地走向匣子边,手渐渐伸去。白霖霜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他说的那些话,包含了太多的情感,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那些话就好像是为她剖心所说一般,堵得她心头有些慌。

    她好像从中感受到了有些不一样的东西。是不是,曾经,前主人和他见过,又是那种很熟悉的关系?

    为什么听到他的那些话,总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呢?

    是因为她曾经也是如此,还是因为眼前之人太过情真意切,感动了她?

    她好像分不清了。

    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做与不做,都超乎了她的想象。

    她不得不承认,他真的赢了。

    短短两日,他就好像一个能看懂人心的心理学家,次次抓住她内心所想的东西,让她无所遁形。

    每每想去,又是一阵后怕。

    如果他是她的敌人,那么,她又当如何是好?

    可是,她还是要送他过去。就算他说的确实有理,她还是不能因为一时的情绪,就留下他。

    那人的手段,又怎么会容他在她身边?

    “公子。”

    旁边的露晶惊呼一声,拉回了白霖霜的思绪。

    她看向流双。

    只是,就算假装淡定的她也被吓了一下。

    他居然正拿着她准备在那个匣子里的匕首,眼见着就要朝自己心脏刺去。

    来不及细想,手边的的杯盖就这样朝着他飞过去,精准地对着那匕首。

    “砰”的一声,刺耳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震得流双的手臂一麻,他不由得手一松,那匕首就这样向不远处飞去,落到地上又发出几声刺耳的摩擦声。

    “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动不动就这样轻视自己的生命,你当我是神医吗?

    活着始终比死了好。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可能了。

    这么简单的道理,莫非你是不懂?”

    真的当她是神医了吗?这么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古人不是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敢毁之”吗?那按理来说,这生命更是比那些要珍贵得多。

    那般做法,是不是有悖常理了?

    “生又何欢,死有何惧?

    这天下之大,却无一处是我的容身之所。这副残躯,也是不久于人世。生不如死,与其如此,倒不如直接去死来得痛快。”

    见手里匕首消失了,他转过身来,看着白霖霜。

    眉眼间皆带着苍白的他,更是像行尸走肉,没有丝毫生气。

    分明是抱着必死的心思拿起那匕首的。

    “呵,真是搞笑!”

    白霖霜不由得嘲讽出声。

    望着他的脸色过于发白,她更是讽刺道:

    “堂堂大丈夫,竟然想用那么懦弱的方法结束自己的生命,你真让我大开眼界。

    我还以为,你与普通人来比,确实不同。没想到,是我高估你了。

    我不要求你活得如何轰轰烈烈,但至少,也要有一颗求生的心,把阳光带给别人,活出不一样的自己。

    呵呵,如今想来,还是我太单纯了。竟然会相信你这种人。”

    她一直以为,这种无聊的人才会用的方式,看他那样的人,是不会如此的。

    眼下的事实却告诉她,她想多了。

    “我也想那样。只是,没有人会关心我,没有人会在乎我。

    我这样的人,也是活不久了,就算是抱着希望,也只是做无谓的挣扎。”

    他脸上的气息好像褪去了一分,语气也没有之前那样颓丧。

    “谁说没有?难道我不是吗?”

    白霖霜出声道。

    “那你关心我,在乎我,是不是要在乎我的想法,我的感受?”

    流双继续说道。

    语气中的虚弱又少了一些。

    “那是自然。”

    她不加思索地答道。

    关心一个人,在乎一个人,当然是得在意他的感受和想法,这本是在这情理之中。

    “既是如此,那相信夜儿也是会考虑我的感受,尊重我的想法,留我在你身边的对不对?”

    脸上的苍白褪去了几分,他的嘴脸隐隐有了笑意。

    “当然。”

    白霖霜想也未想,直接答道。

    “那夜儿就是答应了。这样便好了,我也不想再去寻死了。

    有夜儿陪着我,我怎么舍得去死呢?”

    那男子身上的颓废之气完全褪去,只剩下一贯风度翩翩的雅态。

    他一步一步向白霖霜走来,直到到她的身边,弯下身直直看着她的眼睛。

    白霖霜觉得自己晃荡了一下,复又捏了捏手掌,才回过神来。

    这

    她刚才是不是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脑子快速地转动,终于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傻事。

    看着眼前已经完全正常的人,她在心中大呼一声:上当了。

    这家伙分明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刚刚那些都是他的苦肉计,而自己就偏偏上当了,偏偏就被他带着走,连基本的思考能力都被他限制了。

    真想敲开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全是水。要不然,怎么会这么蠢。

    为什么对他,老是有一种无力的感觉呢?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你怕是有臆想症。”

    撇过脸不看他,她是不想承认自己是中了他的圈套。

    亏她刚才还真的担心他会不会伤了自己。

    “是吗?露晶可是听到你说什么了。是吧?”

    他看向露晶,脸上没有什么吓人的情绪,反倒是淡淡的笑意。

    露晶却觉着,好像有一股凌冽的气势压着自己,她有些颤抖地想要开口说话。

    白霖霜也转过头看向她。

    她想要说的话瞬间卡在了喉咙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