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白霖霜的眉间星星点点地溢出了汗滴。

    “不要在输内力给我了,我已经好了。”

    流双不禁开口道。

    他怎么可以让她耗费那么多的内力来救自己。

    “好。”

    白霖霜爽快地应道。现在也差不多了。

    她渐渐地收功。

    睁开眼后,她只觉得自己有些疲倦。

    果然用内力救人这事还是少做为妙。练功之人最该珍惜的,便是这内力。内力就像是一个练功者的根,每拔出一些,就有可能伤其根本。

    虽然流双受的内伤并不重,也废不了她多少内力,但做这事确实让人感觉很累。

    还好,好好养养,他的内伤问题算是解决了。

    本想撸起袖子擦擦汗,才意识到自己是戴着面具的,索性就放弃。

    再过一会儿,便会自己干的,也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

    “我们回去吧!”

    她上前扶起已经能坐稳的流双,开口道。

    看了看他的脸,已经恢复了些血色。只不过这家伙的皮肤实在是太白,若不仔细观察,是不会发现这些变化的。

    “好。”

    男子直接看着她的脸,温和地答道。

    白霖霜瞥了他一眼。

    有时候甚至觉得他能看得见,但望着他的瞳孔,才真正地确认他的确看不见。

    若是看得见,就不会被骗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还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真是让她无语。

    扶稳他,她便使动内力带着他飞了回去。

    身旁的人确实是太高了。

    注意到空气中传出的寒意,她有些担心他是否受得住。

    所以,就抬起头打算看看他。

    只是,她发现,只有头仰得厉害才能看得见他的脸。

    头稍稍一抬的话,只能看到他的下巴。

    “怎么了?”

    男子察觉到她的视线,便低下头望向她。

    身体也微微向前移动,像是要为她挡住什么。

    终于能看清他的脸了。

    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熬得了。

    他那一小小的举动,她也是注意到了。

    “没怎么。只是,试试角度,不对,我只是想看看天上的云是怎样飘的,随意瞄瞄!”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在观察他,反正他也看不见。

    男子发出一声轻笑,像是什么砸在她的心上,随即开口:

    “是吗?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莫不是以为我在看你吧?这怎么可能,我堂堂七尺男儿,才没有一直盯着别人看的嗜好。”

    她轻嗤,完全没有意识到人家都还没说什么,自己就先着了道,直接是不打自招。

    等说完,才知道自己被摆了一遭。

    美人计什么的,实在是讨人厌了。她不是一个好色的人,怎么就在他的色相之下中计了呢?

    这不合逻辑。

    “我是想说,我也是以为你在看天上,你想到哪里去了。是不是,你确实在看我?”

    他忽然靠近白霖霜,凑近她的耳边,轻轻吐着字眼。

    灼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耳边,她的耳朵像是触电一般,她不加掩饰地转开了一些距离。

    白霖霜只感觉一种奇怪的酥麻席卷了她的身体。

    这种感觉很是陌生,扰得她心神不宁,指尖蜷缩了一下。

    “哼,少废话了。命都要保不住了,还有心思说这些烂俗的事。”

    那一瞬间,她都都怀疑他没有受伤,因为他的声音实在是太正常了,正常得不似一个受伤之人的虚弱。

    “不是还有夜儿吗?有夜儿在,命就保得住。”

    只是,这次,他的声音再次恢复刚才的虚弱,小得可怕,甚至,似是要堙没在风声里。

    “好了,说不了话还敢逞强。还是先回去包扎包扎再说吧!”

    打消心里的疑虑,她假装很凶地说道。

    流双听话地闭了嘴,眼睛却一直看着她,一只手从后面搭在了她的肩上,引得她晃了一下。

    白霖霜闭了闭眼,心道:好,很好,我忍。

    不就是搭个肩吗?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再说,他是伤员,体谅他是她该做的,若是太过计较就显得她有些冷血了。

    整理了思绪,两人一路无话,从空中呼呼飘过,向着遗梦轩的方向行去。

    京城某处。

    “这次行动失败,主子一定会动怒,你们先在这儿候着,本护法回去复命。”

    “是。”

    整齐有序的黑衣蒙面人皆跪在地上,低头抱拳应道。

    领头的男子看着满地垂着头的人,心情却格外凝重。

    这次,又免不了劫难了!

    他望着跪在最前面的女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护法,奴婢真的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能让陌夜公子找到那里。为了掩人耳目,奴婢可是带着那流双公子从无人处绕了一大圈,绝对没人看见。

    那陌夜公子用的不知是什么办法,竟然能寻到那儿,奴婢真的完全不知啊!”

    女子慌忙解释道。

    回来时她就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只是,因为护法的脸色太吓人,所以就一遍一遍地解释,想要说清楚这事绝对不怪她。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

    活着就有希望,活着就有一切的可能。

    她也不列外。

    “好了,不用说了,本护法知道了,这事不怪你!”

    男子扯下身上的黑袍,随意将它扔了出去。

    那道身影的面容清晰可见,那么熟悉。

    女子脸上的神色渐松。

    只是过了半秒,又沉重了起来。

    最难的那关还没过呢。

    最后瞟了众人一眼,男子才离开。

    直到过了很久后,那些人才左右看了看,纷纷起身,向各自的房间走去,不敢说什么话。

    男子越过无数房顶,最后停在一处屋顶上。

    对面遗梦轩三个字刺痛了他的眼,怀着忐忑,他消失在了屋顶之上。

    轩内某间房。

    男子靠在软榻之上,静静地躺着。

    姿势悠闲,眸光冷冽。

    一声响动发出。

    “参见主子!”

    一道身影跪在地上,脸上已经戴上了面具。

    是程瑞。

    “事情办得如何?”

    男子淡淡问道。

    虽然他的话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威慑力,程瑞却觉得牙间打颤。

    忍住颤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平静:

    “这次行动没有成功。”

    恐怕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说出这句话的。每说出一个字,他的心里就冷了几分。

    “为何?”

    男子的语气还是那般的没有威胁。

    眼中闪过吃惊,程瑞似乎没料到他会问理由。

    这没有先例,也绝不像是他的作风。

    尽管心中已掀起巨浪,表面还是不加思索地道出了缘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