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只是,看她那身段和面容,也算是好苗子。若是加以调养和调教,将来可能会是遗梦轩的希望啊。

    “她啊,叫简安,是我在京城里碰到的女子,见她家境困难,舞姿歌喉绝佳,便将她带过来了。

    以后可需要瑾娘好好指导,一定会让她大有所成。

    对了,我想让你在京城,找个僻静和环境清幽的地方,置一处宅子,将安儿的奶奶接过去住。

    不知,瑾娘能否将这事办妥?”

    过来的时候,她已经问过安儿的名字了。

    总算知道安儿父母在几年前忽然去世,她和奶奶就过着一贫如洗的生活。

    有时候几天都吃不上饭,下雨的时候更是过得寒碜。

    尤其到了冬天,更是让人觉得心酸得要命。

    哎,真让她感觉心疼。

    “主子的嘱咐,瑾娘当然不会有任何疑议,主子决定就好。等一下我就会派人过去将这事办了吧!

    我也一定会好好照顾安儿姑娘的,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主子的意思,她当然懂。

    在这种地方,自然需要有人护着,不然总会被那堆人畜不如的东西觊觎。

    看主子的表现,可能是要保这个女子了。

    “嗯,好。”

    白霖霜望着手下的杯子,忽然又问道:

    “对了,你可看到流双了?”

    叫他好好待在这里,怎么会不见了呢?

    这个家伙,也不像是那种会乱跑的人。只是,怎么让人那么不省心呢?

    真烦人!

    “流双公子吗?刚才我看到一个小丫头将他带出遗梦轩了,以为是主子吩咐的,就没太注意。怎么了?难道主子没有派人过来带他出去吗?”

    那时候她正在舞台后面招呼姑娘们打扮,不经意间瞧见一个穿着丫鬟服侍的姑娘带着那流双公子缓缓走出去了。

    那时的动静实在是太大,她自然是不想注意都难。

    那个时间她就在想,是谁才能让这流双公子出去呢?

    不怪她如此想,虽然才住了一晚上,她便发现这流双公子好像除了主子,他对谁都是不理。

    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愿搭理。

    除了必要时候,他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

    她也不敢去打扰,只是在必要的时候,让人送返过去。

    喝药的时候,也是露晶送过去,不过听说他只是默默喝下,没有说什么。

    白霖霜手上的动作一停。

    “哦?竟然如此?”

    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她还以为,那家伙说不定是去后院散步了。

    “砰砰~”

    这时,门口有敲门声响起。

    瑾娘和白霖霜对视一眼,眼中皆是疑惑。这时候,会是谁?

    “进来!”

    随着门开的声音,脚步声大得可怕。单是听这声音,就知道脚步声的主人是如何地焦急。

    一个匆忙的身影来到了几人的面前。

    “主子,主子,大事不好了”

    那个小丫鬟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撞得帘珠劈啪作响,喘着气说道。

    “慢点说,主子可看着呢,不要失了礼数!”

    瑾娘见她这副莽撞的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不由得出声提醒道。

    “是,是。”

    丫鬟也注意到自己的行为不妥,忙垂下头,调整了呼吸后,才说道:

    “主子,奴婢刚才在后院做事,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晕了过去,醒来后,身上的衣服就只剩下里衣了。

    奴婢实在是太过害怕,就换了衣服赶过来禀告主子。瑾娘平时也教我们,遇到奇怪的事情就要马上禀告,奴婢实在是慌急了,就失了体统,还请主子责罚!”

    “什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瑾娘不由得惊道。

    这遗梦轩近几日总是不太平,竹心的事情让遗梦轩的姑娘都有些惶恐。

    所以,遇到这种事,怎么能置之不理,保持冷静呢?

    就像惊弓之鸟,无时不刻保持警惕。一受惊,就会坠了下来。

    “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

    丫鬟将头垂得很低,似乎很害怕。

    “瑾娘,你可看清了那丫鬟的长相?”

    白霖霜开口问道。她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主子,当时,人太多,我也没有太过在意那事,并没有看清那个丫头是什么样子的。”

    真没想到,这忽然之间,就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呢?

    那个流双到底是什么人,不过才来一晚上的时间,就出了事。

    “主子,也许,那个丫鬟是流双公子的人,不会出什么事呢。我们也不该庸人自扰。”

    凡事也不能想得太糟。

    “那为什么,她要换上遗梦轩丫鬟的衣服呢?这岂不是画蛇添足?

    若是那边的人,她只需自报身份,没必要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这不是白费心思吗?”

    白霖霜剖析道。

    所以,究竟是什么人?

    “主子,那现在该怎么办?是不是出动”

    “不用了。”白霖霜忙打断她。

    若是出动绝煞,势必会将局势弄得更糟,这可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再说,这事,还不需要闹到那种程度。

    她大概懂了这事的经过:

    首先,有人派出那女子想要将流双引出去。为了掩人耳目,那女子在后院打晕了遗梦轩的丫鬟。

    然后换上了遗梦轩统一的服饰,来到房间,将流双骗了出去,最后带走。

    流双那家伙眼睛也看不见,所以他也不能分辨是谁叫的他。

    如果那人假借她的名义,让他出去,他可能会信以为真。

    只是,这幕后之人,会是谁呢?如果是他自己的仇家,那他就危险了。

    如果那些人这么快找到他在这儿,那是否意味着,这波报复会一直持续下去?

    那会不会,危及遗梦轩?

    也是否,牵起那些暗下的骚动?

    “主子,那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瑾娘虽然觉得流双十分可疑,但为主子分忧,是她分内之事。

    “不用担心,这事,我亲自去办吧!你们就不用插手了。”

    再次喝了一口茶润润喉,她开口道:

    “瑾娘,简安的事就交给你了,带她下去梳洗一番。还有,那边安儿奶奶的事,就着手交给墨泠处理。我先出去了!”

    “是。”

    墨泠和瑾娘齐齐应道。

    站起身,整理了衣服,她便走到窗边,望了一眼窗外的景色,之后一眨眼便消失了。

    “简安是吧?”

    瑾娘看着面前一直低着头的安儿,开口问道。

    “回瑾娘,小女子正是简安!”

    她的语气有些局促不安。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