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墨泠,你说,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她并不是真要他答出个所以然,只是,无心地,就问了出来。

    “主子,属下不敢妄下断言。属下知道,主子心中早已是心如明镜,自是知道了该如何做,属下就不在主子面前说些无用的话了。”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子。

    墨泠心想,既然她早已料到了这一天,又怎会不知道该怎么做呢?她或许,只是,随意问问吧。

    两人虽没有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有些地方却是出奇的一致。

    “呵,承蒙你这样抬举我,我甚是开心。既然这样,我们便过去看看她吧!”

    瞧了瞧仿佛暗藏锋芒的大树,白霖霜眼角露出了兴趣盎然的光芒。

    这一小场博弈,是要开始了。

    “是。”

    墨泠应道。

    白霖霜扭过头看了一眼房间里的景象,便挥了挥袖,整个人便倏地消失在了地上。

    墨泠也跟着她的方向追了去。

    白霖霜一边控制住自己的速度,心里想道:

    那些女人们如今已练得热火朝天,没有必要在再担心今晚的表演。

    现在该想的,是如何让安儿死心塌地的跟着她。

    从第一次见到她,她就看中了她。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子,又是如此显耀的身份,肯定不可能时时刻刻待在这儿。最好的方法,就是将这一身新奇的本事传给一个人,让她代自己管理着遗梦轩。

    虽然瑾娘也不失为一个考虑的对象,但也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她身上。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不可能承担那么多。

    本来那些小事就足够让她烦扰的了,若是再加一些,一定会更加劳累。

    所以,她需要一个帮手。

    看着底下几家卖吃食的,她有了想法,便对跟在身后的墨泠道:

    “下去买一些烧鸡和糕点带过去吧!”

    照那天的情况来看,她们一定还饿着肚子呢。

    “是,小姐。”

    没有了外人,白霖霜用了自己的声音。

    墨泠也不必因为顾忌,而叫她主子。

    墨泠缓缓落在身下地上的一处角落,然后走进了闹市去买她说的食物。

    白霖霜也渐渐停在了一处屋顶遮蔽处,静静地等着他回来。

    与此同时,遗梦轩。

    “主子,陌夜公子出去了。”

    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单膝跪地,禀告道。

    “是吗?可知道为何?”

    红衣男子懒懒地倚在身下的软榻上,用手撑着太阳穴处,神情略显疲惫。

    正是艾涵。

    此时他并没有戴着面具,一张能让人魂牵梦绕的容颜就这样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里,顿时让整个屋子里都瞬间亮堂了起来,沉闷的气息也散去了几分。

    跪着的人正是程瑞。

    他将头垂得很低,似乎要伏到了地上,嘴上的话语声也是紧张和绷紧不敢有丝毫马虎:

    “属下离得太远,没能听清陌夜公子他们在说什么。但属下猜想,一定是什么要紧事。属下已调查过,这几日陌夜公子身边的墨泠一直在看着一个在街头卖艺的女子,既然他回来了,又带着陌夜公子出去,八成是出了什么急事。”

    这时,窗外突然传来“噗噗噗”的声音。

    “有人传消息过来了。”

    程瑞忙起身,走到窗边,果然看到一只白色的信鸽正扇着翅膀,好像要吸引他们的注意。

    他熟练地从那只信鸽的脚上取下一个东西。徐徐将它展开后,竟是一张信纸,只是上面空无一字。

    他拿过那张纸,从怀里找出一个瓷瓶,倒了一种奇怪的药水在上面后,让人吃惊的是,那纸上竟然慢慢地呈现了一些字样。

    他收起瓷瓶,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便再次对着艾涵,单膝跪地,说道:

    “主子,果真如此。陌夜公子让墨泠看着的那女子居然被京城第一富商张员外相中,那女子寻死不成,墨泠将她救了下来。

    如果这样算来,陌夜公子定是过去收网。”

    凡是陌夜公子的事,他都格外上心,这正是主子需要他做的。

    艾涵揉了揉额头,深吐了一口气,才没有一丝情绪地开口:

    “吩咐你做的那事可是妥当了?”

    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不留后患。除了他,没有人有资格待在她身边。谁要是与他作对,他不介意“助他一臂之力”,“成全”了他。

    “属下已准备妥当,只等主子一声令下,就可立即进行。”

    程瑞铿锵有力地答道。

    尽管心中对于此次行动有些异议,他却只能保持沉默。主子要的,只是一个听话的奴才,不是一个反驳他的下属。

    “好。开始吧!”

    他十分清楚,这次可能太过于急躁,但他不想等了。他不会允许任何没有把握的人或事物超脱他的掌控。

    “是,属下这就去办!”

    程瑞抱拳说道。继而站起身,不过瞬间的事,就完全消失在房间里。

    艾涵看着窗外的天空,云遮雾绕,寒意习习,阵阵凛冽从半开的窗户里飘了进来,带来了沁人的凉意。

    他并不觉得冷,反倒是十分清醒。

    经历过寒冬的刺骨,这小小的寒风,又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无关痛痒的装饰罢了。

    出了遗梦轩后,程瑞便一路施展轻功向远离市集的方向飞去。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就到了一处僻静的院子。

    院子的风景似乎还不错。从外面看去,围墙上面还栽了不少看着十分名贵的花种,还有一些藤曼紧紧缠着墙面,颇有一番美意。

    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形,他警惕地瞥了一眼四周,确定无人跟踪后,他才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

    进了院子后,绕了几步,四下一片寂静。

    “出来吧!”

    他忽然开口。

    一阵窸窣声响起,不过几秒间,几十道身影便齐齐将他围住。

    “参见左护法!”

    来的众人纷纷单膝跪地,嘴里高呼道。

    “起来吧!”

    看了一眼众人的神色,见他们脸上皆是肃穆,他也不由得被这气氛感染,更是不敢大意。

    望了一圈,他指着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子,启唇道:

    “昨夜本护法与你们说的那事,现在需要即刻去办。你,就负责将那人引出来,其他人,就埋伏在本护法准备的那处地方。切记:一定要将事情办好。这可是主子吩咐的事情,若是办不好,小心自己的性命。”

    “是。”

    众人异口同声地答道。主子的手段,他们自是一清二楚,又怎么会敢有什么轻怠的想法,除非是不想要这条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