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他跟了他这么多年,见过他冷笑,狠笑,怒笑却从未见过他这种发自内心的笑。

    他是天生的杀戮者,也是天生的绝情者。

    无心无情,果断狠绝。

    他从不会把任何人的生命看做是生命。

    于他而言,只有可用与不可用。

    自从被他救了,然后训练成暗卫,他就跟在他身边。

    虽然他杀人如麻,甚至可以形容成魔鬼,但他对他,却是绝对的忠诚。

    命是他给的,所以,主权也是他的。

    正因为自己是他的贴身暗卫,所以比任何人都离他更近。

    但他从来不明白,也看不清楚,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可以不眨眼地杀尽那些违背他意愿的人,几百条甚至几万条人命在他一挥手间,变成一具具恐怖骇人的尸体。

    好像人命在他面前,卑贱如蝼蚁,却在八年前,派人前来暗中保护那白小姐。

    他不懂这是为什么。

    今夜,他又不惜花重金摆下这一桌菜,就是为了请那白小姐前来一聚。

    他无法理解。纵使一国之君在他面前,他都是嚣张狂妄,我行我素,丝毫不将别人放在眼里。

    可是,在面对这个白小姐时,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不再有高高在上的狂妄。

    他的一举一动都布着小心翼翼,深怕那女子不高兴。

    自己的心中仿佛被掀起惊涛骇浪,人仰船翻,礁石碎裂,江岸无痕,一时无法平静。

    此时,此刻,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他竟然为了那女子,再次饮酒。

    他不知道他自己是不能喝酒的吗?若是喝了,身上便会有一串串的红疹。昨夜身上的红印还没好,今夜却又继续饮酒。

    若是再这样下去,自己也不敢保证,他还会好好的站在这儿。

    那白小姐固然是不同于其他女子,但应该也不值得他那么做。他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如此做。若真是喜欢,只要娶了她便是。

    就算那白小姐与太子已有婚约,依他往日的做法,抢来就是,那皇帝也不能对他如何。

    那女子嫁给了他后,还不是任由他宰割,哪里需要浪费那么多的功夫。

    要不是他实施咳咳咳都在他的身边,他真的会以为,这不是自己的主子。

    现在,他还在那儿恶吐。

    即使隔着面具,他也仿佛看到他的脸上是毫无血色的。

    “主子,要不要属下去为您请个大夫?”

    他是自己的主子,自己理当为他分忧。

    “滚!”

    艾涵一声怒吼。

    即便声音听上去有些虚弱,但依旧让侍卫害怕得垂下了头。

    “是。”

    既然是他的命令,他从来不敢违背。

    那侍卫担忧地看了一眼还是狂吐不止的艾涵,恭顺地退了下去。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一人。

    他觉得全身上下都发软。胃中的恶意席卷了他的全身,忍不住又继续吐了下去。

    双腿微微颤抖,心中也甚是烦躁。

    这比任何身体上受的伤更让人束手无策。

    接连不断的恶意从胃中传来,艾涵忍不住一直地吐着。

    屋内只有他发出的恶吐声。

    约莫几刻钟后,屋内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直至完全消失。

    撑着十分疲惫的身体,艾涵拖着脚步来到了床边,猛地坐在了床边的地上。

    些微凉意渐渐地透入了身体,他犹然未觉。

    他将面具摘了下来,随意将它扔在了地上。面具与地面急促接触,发出一声剧烈的响声。

    顿时,那张雌雄莫辨的脸露了出来。

    屋内的陈设在那张脸的映衬下,增了无限景色。

    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五官,仿佛只要让人看一眼,便会深深沦陷。

    这是一张让人把持不住的脸。

    既有女性的阴柔美,又有着男性的阳刚美。

    尤其是那双眼睛,更让他看起来不似真人,像是上古画中的惑颜魔仙。

    男子脸上表情神秘幽暗,几分迷茫,几分低颓,几分黑暗,混杂着几分完全看不懂的神色。

    只听到他喃喃自语:

    “菡儿,我究竟该如何做,你才肯不像前世那样”

    他后面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甚至让人难以听到他在说什么。

    他背靠着床,像没有骨头似的坐着,一脚伸平,一脚屈起。眼中有着悲伤。要是让他的下属和敌人看到,或许会惊掉了下巴。

    这个男人,竟也会有悲伤。他褪去了锋芒,就像神话里忧郁的王子,让人心疼。

    窗外的夜色格外撩人,万千星辰闪闪发光,将空气中的寒意通通洗去,月光笼罩着整个大地,似如白昼,微风拂过,带起了轻纱飞舞。珠帘微动,夜醉朦胧。

    窗内,人心又是几番姿态呢?

    天字二号房。

    纵使屋内娇笑连连,也惊不起独自一人坐在桌旁男子的任何波澜。

    那张鬼面具下的脸,却是好像蒙了几层寒霜。

    屋内调戏取乐的人,不自觉的远远地避开他。

    实在是这人身上的寒意太重,他们害怕自己一靠近,就会觉得天寒地冻,心中畏惧。

    过了几刻后,男子的身影凭空消失,众人才敢大胆地起舞作乐。

    每到这个时间,那人便会无声消失,若不是桌上的茶水还在冒着雾气,谁也不敢相信还有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儿,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无人敢打扰他。

    因为那样做的人,都已经死了。

    夜幕仿佛被照亮。

    可看似平静浮华的背后,一个个阴谋正慢慢酝酿。

    只是需要一个导火线,便能点燃那些暗波涌动。

    越是平静的湖面,被惊动时,波澜越是晃得激烈。

    第三日。

    白霖霜正在训练那些姑娘时,馨月跑了过来。

    大老远便听到她的声音:

    “主子,主子,不好了,出大事了!”

    白霖霜转过身看向跑进屋子里的身影……

    小丫头气喘吁吁地来到自己面前,头上还流着汗水。这时突然刹住脚步,未来得及擦擦头上的汗,又开始说道:

    “主子,不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许是有些气喘的缘故,她说话也有些不利索,断断续续的。

    “先擦擦汗吧!”

    白霖霜从袖里掏出一块绢帕递给她,语气中尽是淡然。

    看到白霖霜如此平静的表情,馨月觉得自己也受到了感染,她有些呆呆地接过白霖霜递过来的帕子,毫无意识地擦着头上的汗,眼中一片迷茫,神游太空。

    直到脸上有一些痛感传来,她才回过神来。

    脸上一阵火辣。她竟然因为看主子,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