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这是?”

    见她不急着走过来,反而是掏出一个玉瓷瓶,他疑惑地出声道。

    他就是想要让她看到自己的伤,他想要让她担忧自己。

    他也想看看,对自己,她能做到哪一步。

    “嗯”

    白霖霜示意他接着。

    “不,要是夜儿不给我说,这是什么,我便不接。”

    他轻笑。

    “伤药。”

    他要解释,自己便给他解释。

    “可是,你看,我伤的是右手,又怎么能自己上药呢?我要夜儿帮我上。”

    白霖霜看着他那带血的手还在呆呆地拉着珠帘,莫名地有些愤怒。

    她好像觉得这一幕,特别刺眼。哪有这么傻的人?明知道有伤还是不知道爱惜自己。

    放下手,她走上去一把拉过他的手,即便这时他痛呼一声:

    “好疼。”

    语气中还有几丝好像撒娇的意味,她也未曾理会。

    要是真是怕疼的话,还能站在这儿?

    一手扶住他的右手,一手利落地将瓷瓶的瓶塞打开。

    这是她专门设计的连体瓶塞,所以用起来比较方便。

    有些粗鲁地迅速将瓶内的药粉洒在他的伤口上,然后将瓶塞猛地盖上,塞进他的左手里。

    艾涵只看见眼前的人突然变了情绪,似乎有些生气,还有几丝他能明显看出的别扭。

    看着她用力地拽住自己的手,一点也不温柔,甚至有些抓痛了他,他自己却觉得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甜蜜,心中的某个地方,像是有什么东西流过,治愈了残留在那里很久的伤痕。

    她为自己上了药,他目光紧随着她的动作。

    她从袖中撤出一块手绢,放在自己受伤的手掌上,然后两只手拉住娟帕打了结。

    她的动作不慢,甚至可以说是很快,但艾涵却觉得,这一刻,她的动作被放得无限大,也被无限放慢。

    他能感觉到从她身上发出的那股特别的清香,混杂着刚刚喝完酒后的酒香,他觉得,脑中有些晕眩。

    她虽然不是离自己很近,他却认为,这个时间,他们离得那么近那么近。

    微微垂下头看着她,她此刻就像那些柔弱的女子,不再有棱角,似有一种偎依在自己怀里的姿态。

    他突然好想贪婪得抱一下她,也好想将她的面具摘下来,让她与自己真正地做到坦诚相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虽然做着很亲密的事,彼此却看不到对方的脸。

    看着她紧抿着绯唇,那唇上好像泛着莹莹光泽,仿佛在诱惑着他,一亲芳泽。

    于是,他的头缓缓低下

    白霖霜为他系好伤口后,正凝视着自己的作品,却感觉到对方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近,她一慌:

    “你干什么?”

    她猛地向后退去。

    她怎么觉得他刚刚看起来是那么的奇怪。

    眼神炽热,气息紊乱。

    她的离去,仿佛带去了面前的空气,他只觉得呼吸微微一滞。

    心中划过无尽的失望,又有懊恼。

    刚才这是怎么了,他好像失了分寸。若是吓到了她,恐怕会前功尽弃。

    “夜儿这是怎么了,我只是好像看到你的发上有什么东西,想要低头再看清楚些,你怎么有这么大的反应?

    看着像是女儿家的动作,莫非夜儿也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

    男子语气中带着丝丝调笑,好像在说她的表现实在显得有些违和。

    “是吗?”

    她伸手摸了摸头上,确实摸到了一丝肉眼几乎看不到的花瓣,也不知道是何时掉在上面的。

    将它扔了,她又开口:

    “可能是我比较胆小,你刚才那突然的动作有些吓到我,才会这样,你可不要介意。

    我这人就是喜欢大惊小怪。

    呵呵,对,我就是这样,希望不会吓到你。”

    白霖霜轻咳一声,掩饰心虚。或许真是她想多了。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

    “怎么会呢。我还怕,是我吓到夜儿呢。”

    见到她不怀疑自己的意图了,艾涵总算松了口气。但过后,又是一阵失落。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回去了。”

    白霖霜看着他,接着说道。

    “好。”

    艾涵回道。

    两人一边说着话,他再次为她拉开珠帘,陪着她走到了门外。

    “我走了。”

    白霖霜看了一眼依旧守在门外的侍卫,转而望向艾涵。

    “嗯。”

    艾涵一应。

    学着男子与男子间的客套方式,对他报了一拳,白霖霜便头也不回地向自己的专属房间走去。

    回去后,留书与瑾娘如何照顾竹心的起居,就结着已经回来的墨泠一起回府里去了。

    看着她走去毫不留情的身影,艾涵眼满是黯然。

    她还是,对他如此冷漠。

    忽然,胃中一阵抽搐。

    “主子?”

    侍卫看着他突然捂住自己的胃,担忧地喊道。

    想要上前想要扶住他,却被他挥手制止。

    他从来不是一个需要别人扶的人。

    他艰难地转过身,一步一步像是灌着铅,摇摇欲坠,却也走得稳妥,没有撞在屋内的东西上。

    侍卫会意,匆匆向房内走去,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他需要的那个东西。

    看到侍卫将那东西拿过来,艾涵再也忍不住,对着那秽物罐就是一阵狂吐。

    侍卫看着这样的主子,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

    昨夜尚未识破身份如此,今夜也是如此。

    为了那女子,他当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他抛下自己的所有的事务,大老远的跑到这儿来,便只是为了这女子。

    前几日他派人一直看着寒世子,发现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世子像着了魔似的竟夜夜来到这烟花柳巷之地,就好像猜出了什么。

    于是,他就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他们来的时候,这房间早被别人定了,要不是他出了十倍的价格给那人,那人是不会让出这间房的。

    昨夜与这女子初见时,他没有看出这女子是女儿身,因为这女子易容的手法,实在是有点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后来,只因那女子的一个背影,他又觉得是哪里不对,那人定是他要找的人。

    所以,他便派自己去那白王府打听一番。

    没想到,果真有了眉目。

    自己告诉他,他让自己调查的白霖霜,这几日一直在固定的时间出府,他也听到,有一个小丫头正在自言自语,说是自家小姐为何总是穿着男装回来,而且每次差不多早出晚归,还要戴着面具。

    自己也终于知道这陌夜公子的真实身份。

    当自己告诉他这个消息时,这个男子竟然露出了孩子一般的笑,与他平时的暴戾大相径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