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他此时也是与昨晚同样的装束。

    一袭红衣很好地衬出他气质不俗,尊贵睥睨一切之姿与生俱来。即使他就这样坐着,也能看出他欣伟高大,卓伟不凡,浑身上下似泛着光芒。

    那薄如蝉翼的红色面具巧妙地契合在他脸上,勾勒出他五官轮廓清晰分明,十分有立体感。

    那露在外面的眼睛就像是蓝色的星辰,时不时地看了她一眼,又微垂下看着碗里的菜,夹起一些放进嘴里慢慢咀嚼。

    此时他正吃着菜,说不上是优雅,却是满含率性,一举一动间自成一派风度,就像是天生的掌权者,果断狠厉,别人想要去效仿,也只是东施效颦,徒增笑料。

    白霖霜猜想,那面具下的脸,定会让她感到十分惊艳的。

    即便是毁了容,她也会将他治好。这不仅能体现她的医术高超,更是体现了她对美的欣赏。

    这个人全身上下散发着艺术的气息,若是不拿来好好研究,有些亏了。

    不过,虽然心头这样想,她却不会真的拿来研究。一则,两人实在是不熟;二则,艺术仅供欣赏,若是被她这个凡人污了,就可惜了。

    所谓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说的大抵是这个道理。

    看着他碗里只剩下一半的菜,白霖霜感叹了下,还是他吃得多。

    “陌夜为何一直盯着我看,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可能是白霖霜的目光太过肆无忌惮,他一边吃着碗里的菜,却凑着空隙说道。

    “没有啊。我只是看你吃得很开心,所以就随意看着你吃。你放心,我对你没有什么企图,你千万不要想多了。”

    自己对他那种想法的确不能称为有企图,只是单纯的想法罢了。

    就算是有企图,也是不能说出来的。

    “我可没说你对我有企图,你怎么就说出来了呢?”

    他放下手中的筷子,直直地看着白霖霜,想从她那如今已恢复正常颜色的眸子里看出任何异样。

    顿了顿,他接着道:

    “还是,陌夜兄对我真是有所图谋?”

    他在等着她,期盼她说出的话能与他心中的想法有些相似,即便只有一分,他也甘愿。

    “当然了。”

    出乎意料地回答让他的内心是一震。

    袖中拳头紧握,显示出他此时的不淡定。

    他想过最好的回答,却从未奢想过是这种。

    可惜,这注定只是他单方面的误会。

    “我对任何人都有所图谋,不管是我的手下,亦或者那芸芸众生,都是我的图谋。

    凡是对我有利的,我便会图谋。

    所以,即便对艾涵你有所企图,不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吗?

    能者用之,废者弃之。

    这一向都是我的德性,并不足为怪。

    艾涵你怕是太高估我的为人了!”

    既然对方总是有意与她合作,甚至是出乎了她意料的示好,那么,她便直接亮出底牌。

    对比起躲躲藏藏,坦荡荡赤裸裸的正视或许才会达到更好的效果。

    “好一个‘能者用之,废者弃之’,陌夜果然与众不同!即使这做人做事,也比常人要爽快得多。

    我就欣赏你这种直来直去,敞开天窗说亮话的性格。

    就冲着你这几句话,我便深知,你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虽然才与你见过两次,我却觉得,我们是相见恨晚。仿佛觉得,你我竟在前世见过,曾一起饮酒作乐,闲赋诗书。

    或许前一世,你是女子,我是男子,我们还曾有过一段不解之缘呢。

    故,不知,我艾涵是否有这个荣幸,与陌夜成为好兄弟,从今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他心中突地滑过失落,果然是他一厢情愿。

    后又想了想,这事急不得,得慢慢来。

    那就从朋友开始,逐渐进入她的内心。他相信,终有一天,她会爱上他的。

    在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他得不到的。

    只要他愿,便必须要得到。

    白霖霜看着对方热得炽烈的目光,她垂下了眼眸。

    他说的自己前一世是女子,她倒是觉得说得挺有道理。

    至于后来说的相识,饮酒作乐,闲赋诗书,她想,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她的前世,他还不知道在哪呢。

    要是算起来,自己或许还比他的年纪大,他看着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模样。正好的青春年华!

    他竟然说要与她成为好兄弟,莫不是和她开玩笑吧?

    她顿时陷入了沉默。

    艾涵看着她沉默不语,心中有黯然包裹。即使这样,她也不答应吗?这难道有些过分了吗?

    屋内意外地陷入沉寂之中。

    气氛有些诡异。

    白霖霜垂着头看着眼下的桌面。而他,就这样定定地凝视着对面的女子,心中的郁闷渐渐加深。

    那些郁闷组成一团,缓缓地,再是急促地滚成一个偌大的圆球,想要破体而出。

    他忍不住捏紧了手中的杯子,手背青筋毕露,瞧着十分恐怖。

    “我当然愿意,能和艾涵成为朋友,我又怎会不愿呢?”

    白霖霜突然抬起头,望着对面有些情绪时常的男子。

    他的情绪实在是太明显,让她想要忽视都难。

    本来她就认为,既然他想要结交,她便应了。毕竟,不过是各自利用,各取所需罢了。

    刚才之所以故意沉默了这么久,便是想探探他的底线。如今看来,他倒是个容易愤怒的人。

    当然并不排除他在陪她演戏的可能,但此时都不重要了。

    随着她那声话语落下,艾涵手中的杯子顿时四分五裂,那散碎的碎片将他的手割出一条长长的伤口。

    鲜血直流了出来,滴到了桌子上,将剩在桌上的碎瓷片染得绯红。

    可他像是丝毫未觉,那周身的阴暗气息瞬间散得一干二净,那缀了阴郁的眉眼像是云开雨霁,暖色的阳光明媚地照进来,再无冷气。

    白霖霜看着他这一会儿阴一会儿晴的样子,心中多了几分忌惮。

    这也太喜怒无常了。要是哪天不小心得罪他,自己是不是会死得很惨。

    果然只能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可她不知道,对面的人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纵容。若是再知道全部的情况,她当真是有多远就跑得多远,哪里还想在这客套几番。

    “真是太好了。看你的年纪,应当是比我小,以后我就叫你夜儿吧!你也不必太过拘束,便叫我涵吧。好不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