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再是后来,她便让她去琴心身边伺候。可惜,她做事总是不尽人意,频频做错事,也经常挨骂。

    那次,她打碎了琴心珍藏了十多年的宝贝,琴心本是想要将她赶出去,可被她阻了下来。

    出于那次事情,她再也不敢将她放在了任何人身边,只能将她放在这后院。

    虽然会受些苦,但至少命可以保住。

    说起来,也算是一段十分悲伤的往事。

    她长久的的注视,终是让沉迷于哭泣的露晶注意到了。

    “瑾娘?”

    露晶透过泪帘朦胧地看向了正盯着自己的人。她的声音或许是哭泣了许久的缘故,沙哑异常。

    她不敢确定眼前的人就是瑾娘,她不是在前面招待客人吗?怎么会来到这儿?

    是自己的幻觉吗?她伸出手使劲擦着脸上的泪水,想要完全看清眼前这人是不是瑾娘。

    “不是我还有谁?”

    叹了口气,瑾娘蹲了下来,擦着她脸上的眼泪。

    清晰的疼痛,熟悉的温暖,露晶知道,这不是梦。

    是啊,除了瑾娘,这世上,还有谁真正关心她的死活?她始终,都只有自己孤独地活着,卑微地活着。

    现在,唯一能给她温暖的人,只有瑾娘了。

    她忍不住抱住瑾娘,伏在她肩上大声哭出来:

    “瑾娘,在这世上,只有你是真心关心我的。呜呜”

    她将心里的悲伤尽数放了出来,哭得十分伤心。豆大的泪珠像雨水般落在瑾娘的肩上。不过瞬间,瑾娘的肩上便湿了一大片。

    “晶儿,不要哭。所有不开心的事都会过去的,即使今日它不过去,明日总会过去的,不管什么时候过去,她总归是会过去。”

    虽然肩上一片湿濡,她却好像浑然不觉。

    她的眼里蓄了罕见的泪花,脸上却满是坚强。那些话好像是对着露晶说,又好像是对着她自己说。

    抱住露晶的手紧握成拳。

    是啊!这么多年不是都过来了吗?没有什么痛苦是无法忍着走过去的。

    这一刻的瑾娘,好像褪去了平日的温婉,满是锋芒。

    “可是可是我还是觉得很难受,忍不住想要大哭一场,排去心中郁闷。为什么,我总是要受到别人的欺负呢?为什么我就要承受别人的怒火呢?为什么”

    露晶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泪水就像是决堤的江河一泻千里,怎么也止不住。虽然瑾娘平时对她们很严厉,不像是她表面那般的温柔,但她始终觉得,瑾娘是那种能给人温暖的人。

    她就像是自己的亲姐姐那样好,让自己不由得喜欢上她。

    眼里的泪水被她硬生生地收了回去,瑾娘稳稳抱住露晶,温和地说道:

    “傻晶儿,那是因为你不够勇敢。你想啊,要是人人都活得快活,没有烦恼,那种人生该是多么的无趣啊?

    你看那些身在高处的人,虽然他们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缺,既有钱,又有权。可是,看起来什么都不缺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他们的阴暗总是不能见光,若是见了光,他们的身份地位便会动摇,那样,也就没有了荣华富贵。

    苦难有什么不好呢?你看,虽然亲人们都饿死了,但至少,你却活了下来。这说明什么?那说明你是受上天眷顾的,它再次给了你生命,就是希望你不要辜负它的一番厚望,好好活着,精彩的活着!

    你更是要带着死去的人的期盼,勇敢的活下去,不要让他们失望。他们或许正在天上看着,看你是如何将自己的人生改写,不做一个懦弱的人。

    那样,才对得起你这好不容易挽回来的生命,你说是不是?”

    她的一席话一字一句地进了露晶的耳朵,像是一首有魔力的音符,勾起她心中的弦跳动。

    瑾娘说得对,是她不够坚强,不够勇敢。那些受过的苦难不正是要告诉她,应当迎难之上吗?

    一直以来,她总是看到所有事情最糟糕的地方,所以,总是落入痛苦的漩涡中,挣不出跳不脱。

    因此,她永远都是觉得自己是痛苦的,没有欢乐。

    若是换个方向思考,她便不会那么痛苦,不会那么挣扎。

    “瑾娘说得对,我不应该总是看到绝望,我应该从绝望中看到新生的希望,好好活下去,快乐的活下去!不要那么去在意旁人的目光,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

    露晶的泪水突然就这么收了回去,她松开瑾娘,顶着哭得殷红的眼睛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瑾娘。

    “嗯,想通了就好。你看你头上的伤,若不好好治治,那你这张脸就毁了。”

    瑾娘看着她头上的伤口,担忧地说道。她连忙拿出手里的手绢擦着她脸上一些混合着血的泪水。

    露晶本想摸摸伤口,却被瑾娘阻止:

    “不要用手碰,很痛。”

    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她又对露晶说道:

    “你猜这是什么?”

    露晶摇了摇头:

    “不知道。”

    瑾娘婉然一笑,将瓷瓶塞进她的手里,语气含着敬意:

    “这可是主子给你的。她怕你的脸留下疤痕,特意命我将这伤药送来给你。主子给的药,又怎会是凡品?你可要好好用上,让伤口快点好,也不算是辜负了主子的一番好意。”

    顿了顿,又打趣道:

    “连我都没有这个殊荣得到主子赠的东西。”她鼓励地看着露晶的眼睛。

    “什么?这是主子亲自叫你送的伤药?”

    露晶的语气中满是惊讶,红肿的眼睛大大地睁着。主子不将她赶出去她已是十分感激,如今他又是担心她的伤势,特意派瑾娘将这伤药送给她,这种恩情,她露晶又如何报答?

    原来主子并不像是表面那般冷漠,原来,除了瑾娘,还是有人关心她的。

    “是啊。所以,不要辜负主子的期望,好好活下去,不要再向以前那样畏畏缩缩了!”

    “好。”

    露晶郑重答道。神色终不再悲伤,还隐隐含着几丝豁然开朗,还有欲喷薄而出的自信。

    看到她这个样子,瑾娘放下了心中的大石。算是又做了一件好事。

    “好。既然这样,这是一点心意,你去找个大夫看看,再擦上主子给的伤药,相信伤口很快就会好了。前院还有许多事,我还是需要过去看看,我先走了。”

    瑾娘再从怀里拿出一些银两,塞进露晶的另一只手里。

    “这”露晶犹豫。

    “收下吧!治伤要紧。”

    瑾娘坚定地目光紧锁着她,在无声给她力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