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目录 简介

    白梦薇温和一笑:“起来吧。你本是替我办事,我就不追究你的过错了。那件事办得如何了?”

    章林闻言起了身,抹了抹脸上的汗,点头哈腰地回道:

    “小的过去的时候,就只看到那三小姐与一个黑衣人大打出手,那一团光闪闪的,小的也没有武功,也看不出什么,只知道三小姐并没有中毒,而且武功不低。旁边还有一群黑衣人看着。”

    白梦薇看了一眼懦弱胆小的章林。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低贱的小厮,死了也不会有人关注,她才不会找这么一个无能的人。

    脸上却泛着温柔的光: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很满意。对了,那你知道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吗?”

    章林摇了摇头:“当时他们人太多,小的也不敢待得太久,怕被他们发现,所以”

    白梦薇脸上的笑意更加温柔:“这样啊,很感谢你为我做这么多。你知道,之后该怎么做吗?”

    章林连连点头:“知道,小的知道,小的一定不会说出去的。既然拿了小姐的钱,就一定守口如瓶。”

    白梦薇取下头上的一根发簪,拿在手里轻轻打量:

    “是啊,我知道,你一定会保守秘密。只是,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世上,只有死人,才会完全守口如瓶”话音未落,手中发簪直直射入章林的心脏,分毫不差。

    章林惊恐地目光看着心脏处的发簪,血液顺着伤口奔溃流出,染红了胸前衣襟,好像致命的红色花蕊,静静开放。

    保持着这个姿势,章林“砰”的一声倒了下去,最终,死不瞑目。

    白梦薇轻轻靠在亭座边缘,闭上眼睛,红唇微启:

    “雨叶,处理好尸体”

    身旁的雨叶领命,熟练地掏出一个小瓷瓶,对着尸体轻轻一洒,那个尸体眨眼就化为虚无,了无踪迹。

    白霖霜离开后山,伸出手看看手里的伤,抚了抚心口。

    还好是虚惊一场。

    拿出一个小瓷瓶,将里面的药粉倒在伤口上。

    身旁的两人这才注意到她的伤。

    墨霏忽然惊呼:“小姐,您的手受伤了?”

    白霖霜扫了一眼两人担忧的眼神,开口:“没事,小伤。”

    从怀里拿出一块手绢,她轻道:

    “帮我系上吧!”

    还好昨夜的伤已经好了,不然真是雪上加霜。

    这药的疗效显然不错。

    听到白霖霜的吩咐,墨泠上前接过手绢。白霖霜撂住宽大的袖摆,好让墨泠包扎。墨泠将手绢轻轻绕过白霖霜的手,移到伤口处,挡住伤口后轻轻打了一个结,便退后一步,以掩饰微微泛起涟漪的心。

    看到有些美观的结,白霖霜有些意外。

    想不到表面冷若冰霜的墨泠,心思倒是细腻。

    将袖摆放下遮住手掌,白霖霜就带着墨泠和墨霏朝着一处炊烟缭绕的地方走了去。一路行去虽有些香客,却也稀少,那些人纷纷用惊艳的目光看着她,白霖霜习以为常。

    一个小和尚步履稳健地行至她面前,道了声:“阿弥陀佛。”

    继而开口:“施主远道而来,不知需要小僧做些什么?”

    白霖霜淡淡答道:“现在是午膳时间,不知可否在这寺内用膳?”

    那小和尚接道:“当然可以。只是这寺内膳食有些粗淡,希望施主不要嫌弃蔽寺招待贵客不周,请随小僧来。”

    说完,便领着白霖霜三人绕过一些假山碎石,亭台楼阁,辗转到了一间僻静的厢房。

    那和尚再次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施主请在这稍等片刻,小僧去准备膳食端来。”

    白霖霜应了声:“好。”那和尚打了个佛语,就走出去了,留下白霖霜三人静静地等着。

    白霖霜打量着这间厢房,有一张床,一方圆木小桌,四张檀木小凳,还有一些洗漱用品。布置算是简约大方,生活用品算是齐全。

    随意坐在一张圆凳上,倒了桌上的一杯清茶淡酌,观望着窗外的风景。

    阳光倾洒在桌缘上,窗外一些月季海棠花开得正烈。

    不一会儿,小和尚就端着几盘清淡小菜进来了。将菜和碗筷放下,他开口:“施主们慢用,小僧等一下回来收拾残羹。”

    白霖霜点了点头,他就走了出去。

    白霖霜轻道:“用膳吧!”

    墨泠和墨霏也坐下,三人静静地用完了午膳。

    午膳过后,那和尚准时地收去了碗筷。

    白霖霜心想:若是花静怜找不到自己怎么办?

    “墨霏,你去后山转转,看看母妃她们有没有在寻我。”白霖霜对站在自己身后的墨霏说道。

    “是。”墨霏应了声,就迅速走出门外,不一会儿,身影就完全消失不见。

    白霖霜站在窗边直直看着外面的月季海棠花。墨泠默默地守候在她身旁。

    之所以要派墨霏过去,一是他性子活泼,过去好和别人交流;二则,自己也不希望和一个话痨单独待在一起。留墨泠在身边,清净不少,也省了不少麻烦。

    约莫两盏茶后,墨泠、幽韵、悦心和悦幕的身影同时出现在了门外。

    “小姐,外面可热闹了,可好玩了。那尘陨大师说的法可是让奴婢听得云里雾里的,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愧是世人景仰的大师,这一言一行就是不一般。”

    幽韵人未到声先至,语气中带着丝丝敬意传进来。

    白霖霜转过身来,看到幽韵来到自己面前:“若是你能听懂,他也不会受世人景仰了。”

    幽韵歪着头想了想:“小姐说得也是。只是小姐没有去,太可惜了。若是小姐前去,一定能听得懂那大师的话。”

    白霖霜微微一笑:“许多事,自己想通便是。去听了,即使懂了,也只是纸上谈兵,无用。自己去亲自经历,才方显那道理的弥足珍贵!”

    “好一句自己想通便是!贵客果然非同凡响!”一道洪亮的声音似要穿墙破壁,传进屋中。

    不过瞬间,那声音的主人也进了房间,身后跟着那个提供午膳的小和尚。

    白霖霜观向来人那人一袭袈裟傍身,目光炯炯,须长面善,精神抖擞,仙风道骨。

    旁边的幽韵惊喜地道:“尘陨大师!”

    悦心和悦幕也露出惊讶的表情。墨霏和墨泠也微微垂下头,以示尊敬。

    尘陨对幽韵点了点头,继而理了理胡须:“刚刚净空来告诉我,说是寺中来了贵客,还是个女施主,跑到后院用膳,老衲心下疑惑,不知哪位女施主如此脱俗,竟会自己来这里。

    索性就赶来看看是哪位贵客。果然是三小姐!”

    尘陨用眼神示意了净空便是送饭的小和尚,张口便是一段让人始料未及的话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